《追》番外四?教師節

作者: admin 分類: 《追》番外 發布時間: 2018-07-29 13:07

《追》番外四?教師節

 

9月10日,教師節。

每逢教師節,除了給教師們發放禮物,學校里最多的就是每個班級搞所謂的“主題班會”。

于是這天傍晚,育林中學全校的班級開起了慶祝教師節的主題班會活動,任課老師們紛紛受邀。只有體育組的老師們,非常清閑。

顧飛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謄寫了一下上次學生們的1000米考核成績,又做了一下下堂課的內容計劃,看了看時間,16點45分,再過15分鐘,他就可以下班回家了。顧飛把今天收到的鮮花往邊上挪一挪,開始收拾資料。

“顧老師。”一個二十來歲的女老師喊顧飛。

“黃老師,什么事?”顧飛應聲。

體育組的老師們要考量身體素質,普遍都比較年輕,最多的不過三十來歲。

“晚上大家想一起吃個飯,你有事嗎?沒事一塊兒來吧?就咱們體育組這些人。”黃老師邀請。育林中學是個大學校,就體育老師也有5、6個人,再加上來實習的年輕老師,這么一算,也有7、8個人了。

“呃……”顧飛猶豫了一下,本來和韓家公子說好晚上回去吃飯的。

黃老師看他猶豫,笑著說,“顧老師啊,是不是約了女朋友?可以讓你女朋友一起來啊。”

另一個男老師也八卦地叫起來,“是啊是啊,咱們還沒見過你女朋友呢,一塊兒叫來啊。”

“不用不好意思啊,小曹老師也是帶著男朋友來的,梅老師還帶他媳婦兒和兒子來呢。”

顧飛想想自己一年當中也沒幾次參加這種同事活動,偶爾被邀請一次還不去的話,有點說不過去。可是家里那個人的脾氣……估計不會來的吧。

“我問一下哦。”顧飛拿出了手機,干笑兩聲,匆匆忙忙出門打電話去了。

“嘖嘖嘖,你們看顧老師那么服服帖帖的樣子,一定是,家!有!悍!妻!”八卦聲一片……

門外,顧飛撥通了韓家公子的手機。

“喂?”韓家公子迷蒙的聲音,像剛睡醒。

“你睡覺呢?”顧飛問。

“嗯……設計做累了,午睡了一下,”電話那頭打了個哈欠,然后頓了頓,“我靠……5點了……”

“沒做飯吧?”顧飛象征性地問一下。那人都睡著了,哪有時間做飯。

“沒。”

“那正好,晚上我同事這邊說一起吃個飯,你來嗎?”

“你同事?”韓家公子一下沒拐過彎來。

“都是體育老師。”

韓家公子反應半天,“肌肉腦組合?”

顧飛黑線了一頭,“你就說吧。來不來?不來我回家做飯去。”

“好吧。”電話那頭傳來慵懶的聲音,“校門口等著,我來接你。”

“嗯。”

 

 

吃飯的地點預定在市中心一家商場里的某家餐館。

出了校門,大家決定分批走,有的去接人,有的先去包間等著。

最后留了兩個年輕的實習女老師,準備打車走。

顧飛一看,就倆人,干脆地說,“你們和我一塊走吧,我對象開車過來,正好一輛。”

倆實習老師眨巴眨巴眼睛,一邊道謝,一邊感嘆。

顧老師的女朋友是有錢人啊!怎么顧老師每天坐公交上下班的呢?

于是乎,顧飛的“吃軟飯”形象就這么產生了。

但實際上,這車是顧飛買的。

顧飛原本的私人公寓就在育林中學邊上,那時候他都是跑步上班。自從被家里趕出來斷了經濟來源,他就在韓家公子的住處開始了同居生活。那地方離育林中學稍遠,需要坐一段路的公交。

一開始顧飛還過得十分儉樸,盡管韓家公子有錢,他也不想做人家的寄生蟲,空余時間還會去接一些武術指導之類的工作來賺外塊,畢竟他要在有限的條件下保養自己練武的身體。顧家老爹原本以為兒子從小被少爺般侍候長大的,被趕出家門,靠自己過活,過不了多久就會回來,沒想到這一去就沒見他回頭。后來顧家老爹想想,也實在不舍得讓培養了二十多年的好苗子就這么折騰荒廢了,又拉不下臉向兒子示弱,只好讓顧媽媽偷偷摸摸通過顧弦給兒子匯錢。久而久之,顧飛手頭寬裕了,也有了一筆不小的積蓄。就是坐公車上下班的習慣,一時沒改過來。

韓家公子是個殿堂級宅男,極少出門,工作又是待在家里做的,所以就算有錢也沒有買車。顧飛問過他為什么不出門,韓家公子說不喜歡擠人多的地方。

于是有一年韓家公子生日,顧飛送了一輛車給他,鼓勵他多出門,結果被韓家公子一頓埋怨,說有這閑錢不如給他再買個酒柜。

顧飛當時哄著人笑道,“彩禮的零頭,你先收著。”

三人在原地等了十五分鐘左右,遠處開來一輛銀色保時捷,精準定位地停到顧飛面前。

車窗緩緩放下,只見韓家公子略長的短發,戴著墨鏡,穿著一件干凈簡潔的白色V領長袖T恤,脖子上戴了條項鏈,項鏈上掛著個戒指指環,一手架在車窗上,一手把著方向盤,雌雄難辨的氣質,帥得讓人簡直合不攏腿。

倆實習女老師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石化在當場。

這這這……這是男的女的?!顧老師的朋友?!演藝圈的明星?!

如果這是女的,倆實習女老師覺得自己都快看彎了。

她們眼睜睜地看著顧老師走到駕駛座那邊的車旁,低身和那個人耳語了幾句,然后那人輕輕點了下頭,顧老師就繞過來,替她們打開后座的車門。

倆女老師小心翼翼、膽戰心驚地上了車,大氣都不敢出一聲。

顧老師的朋友看起來很冷淡,但在她們眼里,越是冷淡越是有一種迷人的魅力。

俗話說得好,距離產生美,像顧老師也很帥,為人又熱情正直,曾一度在女老師們心中成為“好對象”的標準。可是接觸多了久了,顧老師慢慢從“神壇”掉落,變成了凡人。而且她們發現,和顧老師說話,很多時候會接不下去。

顧飛坐進副駕駛座,一邊拉過安全帶,一邊確認,“你沒喝酒吧?要不換我來開?”

“沒。”

男聲!!!清朗的男聲!

兩個女老師內心狂躁了!!!

“真的?”顧飛再次確認,雖然韓家公子酒量好,也不能讓他蒙混著酒后駕車。

“你聞聞不就知道了?”韓家公子知道,顧飛的五官特別敏感,有沒有喝過酒,他一聞就知道,比酒精濃度測試儀還準。

顧飛剛要系上安全帶,忽然放開,還真探過身去在韓家公子臉側聞了聞。

“嗯,是沒有。”檢測完畢。

“測準一點啊。”韓家公子忽然就著顧飛湊過來的臉,在那人唇上堵上一個吻,又快速地探進去勾了一下那人的舌尖,然后迅速放開。

顧飛一哆嗦,覺得腦中各種顏色的祥云升起。

媽的,被撩了!

顧飛假裝鎮定地回歸原位,中間看了眼后座的兩個女老師,沒什么異動,似乎剛才韓家公子的小動作沒被發現。

顧老師十分“生氣”,決定回家以后好好“教育”一下這個人,雖然他不打算隱瞞和他的關系,但是當眾“秀恩愛”這種事顧老師還是不提倡的!

“你干嘛戴著墨鏡?”顧飛看看天色,“天都要黑了,摘了吧。”

韓家公子聞言摘了墨鏡,放到車上方的眼鏡格里。

顧飛一看,好家伙!這人眼睛怎么腫了?難怪要戴墨鏡。

“滿意了?”韓家公子斜眼,絲毫不覺得眼睛腫什么的能影響他的美貌!

“怎么搞的?”顧飛看著他有點紅紅的眼睛,心里那個小心疼喲。

“用眼過度,下午睡一覺起來就這樣了。”韓家公子也不當回事兒。

“我知道有種手法可以快速消腫,”顧飛說,“你過來。”

韓家公子移過去半個身子,閉上眼睛,顧飛頗有章法地按著他眼周幾個穴位,輕輕揉按。

后座的兩個女老師,一聲不吭,正襟危坐,心里的彈幕快刷爆了……

作者心里的彈幕也刷爆了……MLGB的剛才是辣個說的不提倡當眾秀恩愛的?!

 

韓家公子開車停到了商場的地下停車庫。
顧飛的按摩手法果然十分有效,一路過來,韓家公子的眼睛就消腫得差不多了。
四人下車,倆女老師站在一邊羞羞答答,剛在車里沒敢多看,這一下車,迫不及待地把韓家公子從頭到腳看了個清楚。
韓家公子沒戴墨鏡,露出美得讓人驚艷的面孔,似男似女,身材和顧飛相比略顯削瘦。他倆開始同居沒多久,顧飛就控制他的飲食,跟著自己一起吃營養餐,這會兒把人養得白白嫩嫩的。
顧飛這次也算是爭氣了一下,穿了身便服出來,換了平時,他總是穿著他那套寫著“育林中學”字樣的運動衫上下班,搞得跟校服似的土里吧唧。韓家公子也不管他,反正顧飛在家里沒穿成那樣老在他眼皮子底下晃就行。
顧飛還很喜歡挨著韓家公子走路,這也算是在平行世界里養出來的習慣,雖然沒有什么拉手摟腰的親密舉動,可兩人之間就是透著一股子說不清的黏膩。
倆女老師覺得前面兩個男人走在一起,就像兩個發光體,閃耀得讓人睜不開眼。
他們從地下車庫坐電梯上樓,直接到了5層,商場很大,那一層并不是以餐廳為主,還有一些別的店鋪。韓家公子走出電梯,往邊上的樓層地圖瞟了兩眼,腳下都不帶停頓地往前走去。
“顧老師、顧老師!等一下,我們找一下位置。”倆女老師說喊住一個勁兒往前走的人。她們也沒來過這家餐廳。
“前面右轉,直行200米,左轉過橋直行50米,右轉左手邊第三家。”韓家公子像打字機一樣報出一段指令。
“誒?你們來過?”女老師們一聽,這么熟,也不用再找了,立即跟上。
顧飛搖搖頭,問韓家公子,“來過?”
“沒。電梯口有地圖。”韓家公子淡淡地說。
倆女老師面面相覷。
顧飛笑而不語。“地圖殺器”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走出通道,剛一拐彎,就發現前方不遠處的必經之路上集中了大量人群,幾乎把天橋堵了個水泄不通。走過去聽圍觀群眾的八卦,貌似是有人偷東西被抓了。目前小偷正被兩個保安壓在地上。
他們走近,想從人群邊緣擠過去。
忽然間似是一道利器的銀光閃過,人群中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向某個保安亮出了刀子,恐怕是那小偷的同伙。
“啊!”地一聲,有人發現有歹徒持刀,人群涌動,驚恐的圍觀群眾紛紛散開。
顧飛想過去救人,無奈身前還隔著幾個奮力往外擠的群眾,他力氣再大也不能把人全扔出去啊。
小偷同伙揮舞著刀子,就要向保安的背心扎去,忽然間手腕上被什么東西砸了一下,手腕一痛頓時脫力,刀子落到了地上。
歹徒孤注一擲換一只手還要去撿地上的刀子,卻有一只腳先他一步踩住了那把刀。
歹徒抬頭,看到的卻是飛來一腳的幻影。幾乎是瞬間,歹徒只覺得門面、胸口和背部各中一腳,接著左手被一股力量牽引著繞到背后,自己也像他那把刀一樣,隔著左手和背部被人踩在地上了。
顧飛背著手,只用一條腿就解決了問題。踏在歹徒身上,轉頭張望了一下,透過亂糟糟的人群,一眼看到韓家公子懶洋洋地靠在天橋邊上,面無表情地看他耍帥。顧飛忍不住沖他笑笑,韓家公子翻著白眼把視線移向了別處。
但這絲毫不影響顧飛的心情,他一腳踩著歹徒,一邊蹲下身撿起了地上的一枚一元錢硬幣,又抓起歹徒中擊的右手腕翻看了一下。
不一會兒又來了幾名保安,手忙腳亂地把第二名歹徒壓住,處理了地上的兇器,又和顧飛溝通了幾句。顧飛看看沒什么事了,把人交給保安,準備擠出人群。
剎那間,背后傳來一陣濃濃的殺意和地板轟隆的震動聲!
顧飛回頭,一個看起來有兩個顧飛那么寬的胖阿姨,一步一跑氣勢洶洶地擠了進來,手臂上還夾著一個鑲滿金屬飾品的廉價包包,以開疆辟土之勢推開人群,一個勁兒地往歹徒方向沖過來。
饒是顧飛這樣的壯士好漢也受到了驚嚇,本能反應地往邊上一讓。
“滋啦—”一聲,胖阿姨手里包包上的金屬飾品勾在顧飛的短袖T恤袖口,從袖口到背后扯出一條大口子。
胖阿姨毫無察覺地沖到歹徒那里,大手一揮,倆保安瞬間被推飛。胖阿姨掄起包包,一頓狂轟亂砸,邊捶邊罵,“賊骨頭!讓你偷我老公東西!讓你偷我老公東西!”
顧飛看看背后被鉤壞的衣服,又看看胖阿姨的雷霆之勢,默默地向韓家公子方向擠去。
韓家公子原本還面無表情的,看到顧飛這幅模樣溜回來,反倒開心地笑起來。顧飛一擠出人群就看到韓家公子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
他湊到那人身后,半推半摟地懟著人往前走。人群混亂,顧飛下巴掛到身前人的肩上,一手在底下暗搓搓地摟著那人的腰,另一只手把剛才撿的那枚硬幣塞進了韓家公子的褲子口袋,湊在他耳邊輕聲說,“90分啊。再往上多四分之一寸,就中太淵穴了。”
韓家公子輕哼一聲,“嘁,8毫米,差很遠好嗎。”
一出人群,顧飛就松了手,兩個女老師早就避難似地擠過人群在對面等著了。
“顧老師,你們沒事吧?”
“沒事沒事。”顧飛扯了扯背后撕壞的衣服,對倆女老師說,“你們先去包間吧,我去買件衣服就過來。”

倆女老師一走,顧飛就拉著韓家公子開始逛街,一開始還只是拉著手臂,往下滑著滑著就變成了牽手。
兩個大男人牽手走在商場里還是覺得挺怪異的,尤其還是倆帥哥。
韓家公子沒怎么反抗,任他牽著,反正他已經因為這張臉被別人注目了這么多年,不在乎這會兒被多少人看著。
顧飛受老派傳統教育二十幾年下來,卻意外地灑脫,認定的這人是他的驕傲,行得正坐得直,他覺得沒什么好遮遮掩掩的。
韓家公子覺得再逛下去他們飯都不用吃了。
“快點買衣服啊。”韓家公子催促。
“急什么?再逛逛。”
“我怎么不知道你這么愛逛?”
“你老不肯出門,當然不知道了。”其實顧飛不是愛逛街,就是喜歡和韓家公子出來走走而已,那人不工作的時候就知道悶在家里。
韓家公子肚子餓得都咕咕叫了,路過一家男裝店一把把顧飛推進去。
韓家公子進去左挑挑右看看,顧飛就坐在一邊等著,看著韓家公子笑。
“這件?”韓家公子拿了件黑色系T恤丟給顧飛,可能是月夜靈袍看久了,他總覺得這人就該穿黑色。
“嗯。聽你的。”顧飛走到鏡子前,準備把上衣脫下來換上。
這家男裝店的店員基本都是年輕的小鮮肉男生,打扮得還都挺潮的,顧飛剛撩起衣服露了個腹肌出來,幾個小男生眼睛就發光地盯著挪不開了。
“等等。”韓家公子走過去,一把把顧飛撩上去的衣服扯下來,兇他,“耍什么流氓你?!那邊換去!”
我哪里耍流氓了……顧飛莫名其妙,不過還是乖乖地進了試衣間。
那試衣間沒有門,就一塊布簾擋著。
沒過十幾秒,一個小鮮肉店員就湊過去,隔著布簾問,“先生,大小合適嗎?”
“有點小,麻煩拿件大一號的。”顧飛喊。
小鮮肉一聽樂了,他早有準備,應了一聲,這就準備撩開布簾一角把早準備好的衣服遞進去。
“我來吧。”韓家公子突然從邊上走過來,抽過店員手里的衣服,轉身進了試衣間,一拉布簾給捂得嚴嚴實實。
顧飛早就聽到外頭韓家公子的聲音,人一進來也沒多意外,就是試衣間空間不大,兩個人一下擠作一團。
韓家公子一看,這人果然光著上身呢,皺著眉把衣服摔給顧飛,“快換!”
顧飛在有限的空間里勉強轉了個身,正對著鏡子背對韓家公子,開始把衣服往頭上套。
韓家公子看著那漂亮有力的肌肉線條實在有些勾人,手不知不覺摸上了顧飛的腰側,在那里來回拿捏。
“喂喂,你干嘛呢?”顧飛穿好衣服,就感覺衣服底下有兩只不安分的爪子在作祟。他沒有癢癢肉,但被喜歡的人這么摸,是個男人都受不了。
“我餓了。”韓家公子說著,貼上顧飛的后背,在他露出的頸窩處咬了一口。
“……”顧飛無語。
過了十分鐘,布簾被一把拉開,顧飛穿著新衣服去柜臺結賬,韓家公子低著頭,不想讓人看見有些紅腫的嘴唇……
出了店門,韓家公子狠狠瞪顧飛一眼,不說話。
顧飛無辜狀,“你先招我的。”他覺得自己能這么快把邪火壓下去,已經夠正人君子的了。

到了餐館包間,人家早就開席了,都是年輕人,也不太在意這些那些個禮節。
同事們早就從倆女老師處聽說了,顧老師的對象,那是個男人。現在社會也開放了,年輕人之間倒也不在意這些,就是有些好奇。人一來,大家格外熱情。尤其韓家公子這樣長得漂亮的,特討人喜歡,連在座的哪家的小娃娃都傻盯著他,口水流了一下巴。
拿菜單點飲料時,服務員問韓家公子喝什么。韓家公子在酒水那頁流連了半天,看看顧飛。
顧飛掃了他一眼,一邊給他剝蝦,一邊不在意地說,“想喝就點啊。”
“先生,您要點什么?”服務員問。
韓家公子惡狠狠地盯著顧飛,咬牙切齒地吐出兩個字,“酸,奶。”
顧飛淡定,繼續剝蝦。
為了讓這人喝酒節制,顧飛自有他的一套方法。不阻止不干預,就是喝完以后為了幫他消耗掉酒精一起做點運動罷了。
韓家公子拿他這套歪理邪說一點辦法沒有。開始顧飛說多喝一瓶加一小時他還不信,直到有一天,他和劍鬼他們聚會,一高興喝了十二瓶,那天晚上倒沒什么,第二天等他睡飽了養足了精神起來,就整整半天沒下床……
雖然在愛好上受了點委屈,韓家公子還是甘愿,以前是不在乎,現在他還想養好身體多活幾年……
“砰!”滿滿一碗剝好的蝦仁放到他面前。
韓家公子看看顧飛面前一堆蝦殼,正在用濕巾擦手,手指上幾道小口子,似乎是被蝦殼劃的。
“傻B,這玩意兒高蛋白。”
韓家公子說著,把一半蝦仁倒進了顧飛碗里。

-番外四完-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