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追》?番外十七?七年七月七

作者: admin 分類: 《追》番外 發布時間: 2018-07-29 13:56

【顧韓】?《追》?番外十七?七年七月七(一)

炎炎夏季,烈日當頭,連風吹過都帶著熱氣兒。

遠離A市的某市,一座學校的操場上,學生樣的少年們正在塑膠跑道上大步奔跑,頂著烈日揮灑著汗水。

操場上一點遮蔭的地方都沒有。

顧飛站在跑道邊,脖子上掛著塊毛巾,一手拿著記錄板,一手握著秒表,在學生們到達終點的瞬間,逐一按下。

記錄完賽跑成績,顧飛用毛巾抹了抹臉上的汗珠。他身上T恤早就被汗水浸透,可顧飛依舊將服裝和運動長褲穿得一絲不茍。

他帶著育林中學的田徑隊來到該市做交流集訓已經大半個月,還剩一個星期左右才能回去A市,這期間都住在這座寄宿制學校的教師專用宿舍里。

下午兩、三點,酷暑難當,實在不宜再在這個時間段加訓。待學生們稍作休息,顧飛拍拍手,組織大家集合,做了今天的小結,然后解散。

顧飛回到宿舍,打開空調,去沖了把澡回來,身上的水還未完全擦干,干爽的衣料被迫貼在皮膚上,略微殘存的水汽在空調房間里被吹得一陣冰涼。他打了個冷顫,一邊將用毛巾擦著濕漉漉的頭發,一邊去床頭拿起了手機。

未接來電,沒有。

未讀消息,沒有。

微信消息,還是沒有。

掃了眼屏幕上幾條推送的信息,全是些七夕節購物打折的消息。啊,今天是七夕節啊。

顧飛和韓家公子兩個大老爺們,對這些節日沒有過多關注,秉承著過不過都無所謂的態度。可今年也不知道細腰舞這個老朋友吃錯了什么藥,特地打電話來囑咐他,說今年一定要小心,要多關注自家戀人的動態。

今年怎么了?顧飛起初不明白,后來掐指一算,哦,七年了。

傳說中的,七年之癢。

癢嗎?顧飛捫心自問了一下,答案是:癢個屁。

顧飛又想起了他倆剛公開關系時,重生紫晶的姑娘們就專門為他開了大會,教導他要怎么和戀人相處,怎么維系感情云云。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監啊……

顧飛當時還很納悶,自己像是這么不食人間煙火的人嗎?他強行理解了一下,覺得姑娘們多半是覺得韓家公子這人很難搞,所以才特別為他著急。

公子很難搞嗎?顧飛想著,撥通了韓家公子的手機。

響了兩聲,對面傳來平靜又熟悉的聲音,跟著是最平凡最普通不過的閑話家常,叮囑了幾句就掛了電話。

顧飛出差的第三天,韓家公子暫時去了劍鬼家暫住。

這事兒顧飛是知道的,劍鬼還怕他誤會,特地電話來和他說了一下。顧飛覺得劍鬼有些緊張過頭了,他們什么關系,自己還能不知道嗎?可劍鬼就是這么一個刻板又認真的人。顧飛掛了電話轉念一想,要是劍鬼沒有特地來和他說明,自己是不是真的無所謂……自己離家才幾天,韓家公子就出去玩兒了,果然是……癢了嗎?

顧飛心里一咯噔,倒不是懷疑韓家公子看上了什么別的人,只是覺得,這么些年,天天對著同一個人,那人是不是膩煩了?需要偶爾換一下環境,呼吸一點新鮮空氣?自己沒有那樣的感覺,不代表韓家公子不會有,是不是自己太遲鈍了?顧飛胡思亂想著,居然生出一些別樣的小憂愁。

和顧飛住同一間宿舍的男老師走進門,就看到顧飛一臉天然呆地端著手機在那里沉思。

“喲,小顧老師,想媳婦兒呢?”這位年輕的男老師是當地該校的一名體育老師,由于家住得離學校遠,平時就住在宿舍。

顧飛回過神來,扯了個笑容,“哈哈,是啊。”

“也是,今天七夕節呢,你這出差出得,媳婦兒該鬧了吧?”年輕老師說。

“鬧倒不會……他出去玩兒了。”顧飛說。

那年輕老師神色一變,“哎喲,那你可得注意些,看牢點。”

果然,普通人都會這么想吧……顧飛干笑兩聲,換了個話題。

時間很快過去,夜幕降臨,除去了白天的酷熱,換上一絲涼爽。

顧飛正準備出去晚課練幾趟功夫,剛到宿舍樓門口就被宿管阿姨攔住了,“哎哎,顧老師,你來得正好。”宿管阿姨用帶著方言口音的普通話喊著,一邊拿著電話聽筒嘰里呱啦地一通方言,然后又對顧飛說,“顧老師,門衛說校門口有人找你。”

“找我的?”顧飛奇怪,仔細想了想,自己在這座城市好像沒有什么認識的人啊。

顧飛走出校門,只見一個戴著墨鏡,穿得十分騷包的家伙靠在門口的墻邊,長長的頭發隨意地拿個發圈綁起,一看就是精心打扮過,出色的長相讓來來往往的行人路過時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不是韓家公子是誰?!

韓家公子看見顧飛,隨即一笑,伸出兩根手指淺淺地敬了個禮。

顧飛突然覺得許多情緒一下匯集到了胸口,有驚訝,有歡喜,還有些說不清楚的東西。下午通電話時他還在A市呢,晚上突然就出現在了面前。顧飛有想抱他的沖動,可又覺得大庭廣眾下這舉動太偶像劇了,左右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傻站在原地。

韓家公子走過來,和顧飛一身運動風形成鮮明對比,他摘下墨鏡,瞅著顧飛,“怎么,見到本公子,激動得話都說不出來了?”

熟悉的語氣終于讓顧飛緩過神來,歡喜的神情全都寫在臉上,笑著說,“你怎么來了?”

“嗯,這個就說來話長了。”韓家公子思索狀,“我下午幫劍鬼家看了會兒鋪子,跟著喝了頓下午茶,然后出門散了個步,一不小心就走到這里來了。”

散步還能散到其他城市來了?顧飛樂呵呵地聽他瞎扯,也不拆穿,“你怎么知道我在這兒?”

“我散步的時候正巧路過你們學校,又正巧遇到了你同事,聊了一會兒,人家順便提了提你的情況。”韓家公子繼續一本正經地胡扯。

“哦,所以,散完步,你要回去了?”顧飛陪他扯。

“去你的。”韓家公子氣笑了,一拳揮了上去,被顧飛一手拿住,“老子不遠千里來看你,還不趕緊滾出來伺候!”

顧飛笑著放開他的手,看著韓家公子騷氣十足的襯衫西褲,領口都快開到胸口了,睜大眼睛問道,“你干嘛穿成這樣?就算今天是七夕,你也不用扮牛郎吧……”

韓家公子黑著臉豎中指,“一會兒去酒吧,你趕緊換衣服去,別丟本公子的臉。”

顧飛撓撓頭,“我沒帶這樣的衣服。”他是來搞體育的,又不是出來玩樂的……

“你換件正常點的就行了。”韓家公子不耐煩。

顧飛郁悶,運動風哪里不正常了?好吧,去酒吧的話,還是換一身吧。這幾年間,顧飛陪韓家公子去過無數次酒吧,還是知道他的口味的。

“你等我收拾一下。”顧飛說完一轉頭,就看到門衛大爺雙眼瞪得如銅鈴一般,盯著他倆,那神情飽含著滿滿的好奇和八卦。

顧飛愣了下,想解釋點什么,沒想到韓家公子揮開他的手,“我不進去了,你快點,我在外面等你。”

“好吧。”顧飛知道他怕麻煩,也不強求,轉身飛快跑進了學校。

到寢室,室友老師看顧飛飛速地換起了衣服,眉頭一跳,“顧老師,約會啊?”

顧飛一邊換一邊說,“嗯,我媳婦兒來了。”這稱呼他也就敢在韓家公子不在的時候說說,被那人聽到又要炸毛。

室友老師一愣,“不錯啊顧老師!好好玩兒,”跟著曖昧一笑,“今晚要給你留門嗎?”

顧飛邊跳邊套上褲子,扣著褲頭的扣子嘿嘿一笑,“不用了。”

室友老師立馬一臉的心領神會,朝他豎起大拇指。

顧飛換了一身休閑裝出來,他原本就帥氣,身材也沒得說,穿什么都挺像模像樣,和韓家公子那身騷包的衣服站在一起,總算不再覺得違和。

他倆攔了輛出租車,韓家公子熟門熟路地報上酒吧地址,一臉興奮地給顧飛介紹,“這是P市最有名的酒吧,今天有活動,喝贏了不要錢,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就是為了本公子而設的,哈哈哈哈哈哈……”

顧飛真懷疑,他到底是來看自己的,還是專門來喝酒的……

【顧韓】?《追》?番外十七?七年七月七(二)

在遇到韓家公子之前,顧飛連酒吧的大門長什么樣子都沒見過,更別說進去了。他的印象里,酒吧是個群魔亂舞、萎靡頹廢的地方,然而去了之后他才發現……自己想的一點都沒錯。

顧飛不喜歡這種地方,架不住韓家公子愛酒。過去在游戲之余,韓家公子也喜歡往酒吧跑跑,可他這張臉太驚為天人了,時不時就惹來些麻煩,男的女的都有,搞得韓家公子很煩躁,久而久之也就不愛去了。

可和顧飛一起了之后又不一樣了!這么強力的保鏢,不帶白不帶!不僅安全有保障,還能擋擋那些個花花草草。

顧飛那是即使韓家公子不叫也得跟著去啊!誰叫他的戀人長得這么讓人沒有安全感呢?這不,連司機小哥都從后視鏡里不停偷瞄韓家公子呢。

顧飛嘆口氣。每當這種時候,他就恨不得把韓家公子塞回家里,只準自己一個人看。顧飛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占有欲也會這么強,果然是,人非圣賢吶……

到了酒吧門口,付錢下車。

這酒吧店面不大,門口閃著各種各樣的彩色燈管,隔著玻璃門里頭發出隆隆的聲響,似乎是有什么樂隊在彩排,門口還掛著今天七夕活動的宣傳海報。

顧飛路過時看了眼,所謂活動原來就是普通的喝酒比賽,只不過換成了戀人組隊,兩人一組集體進行比拼。比拼的內容也很簡單粗暴,兩人中有一人喝趴下了就算輸。

畢竟主辦方也不想把場面搞得太狼狽,如果情侶兩人都倒了,豈不是一起要在他們的酒吧里躺尸到天亮?一人喝趴的話至少還有另一人能想辦法把人送回去。

顧飛一把把韓家公子摟到身前,指著海報說,“咱們要參加這個嗎?”

“廢話。”韓家公子言語之間透著種莫名的興奮。上一次放肆的喝酒是什么時候他都已經不記得了。

“哦,”顧飛面無表情,“咱們的老規矩還作數。”

韓家公子輕輕一抖,在他扣著自己的手臂內轉了個身,雙手環住顧飛緊實的腰身,整個人貼上去,在他耳邊討好似地咬耳朵,“親,過節打個折吧。”

顧飛耳朵蹭地一下冒火,推開他保持距離。

媽的,差點起反應了……顧飛可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失態。

知道他故意示弱,知道他故意撩撥,一切都是這家伙的陷阱。小孩子想吃糖,過來裝一裝乖巧,陪一陪笑臉,多幼稚的把戲,可自己就是……

“好吧。今天破個例。”顧飛嘆氣。墮落啊!

韓家公子滿意極了,扯過顧飛的衣襟湊上去就是一個吻。顧飛還沒來得及回味,就感覺褲襠處被摸了一把,驚得他差點跳起來。

“走走走,報名去。”韓家公子摸完,若無其事地開始往里走,不去看顧飛殺氣重重的臉。

日啊!早知道不答應他,得了免死金牌就開始放肆了?

顧飛跟著韓家公子走進酒吧,落座,報名,一切進行得順利。在登記的時候,韓家公子理所應當地拉著顧飛一起上了。

負責登記的酒保看看顧飛,再看看韓家公子,露出會心一笑。他們這酒吧雖然不是GAY吧,但也經常有同性情侶光顧的,見怪不怪,只是有點羨慕顧飛,能把這種極品美人泡到手,一定不是泛泛之輩。

混酒吧的男男女女基本上都是視覺系動物,韓家公子杵在那兒,就像一個超級美味的獵物,引得人垂涎欲滴。

這種場面顧飛也不是第一趟經歷了,坐在小沙發上,一把勾過韓家公子的肩膀,把他按到自己身側,故意裝出冷酷的神情,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場。

還記得頭幾次陪韓家公子去酒吧,那時候顧飛還低調得很,這直接導致了韓家公子在他眼皮子底下被人騷擾,搞得顧飛每次都挺上火。久而久之,顧飛學會了,一上來就得宣示所有權,這樣能省去不少麻煩。

他倆坐了一會兒,主持人上臺,比賽這就開始了。

“一會兒需要我上嗎?”顧飛問。

“你PK的時候需要我上嗎?”韓家公子反問。

顧飛翻白眼,你去吧。

報名參加比賽的情侶不少,大多數是男方出戰,也有一部分是男女混搭,只有極少一小部分是女生出戰。

韓家公子上場前,把發圈褪下,又重新把頭發束緊,一副嚴陣以待、準備大干一場的模樣。

顧飛在下邊坐著,哭笑不得,手撐著下巴抵在桌子上,注視著臺上的韓家公子,剛才還故作冷酷的眼神都柔軟了起來。

想起來,自從他倆在一起之后,韓家公子就開始留長發了,自己都還沒問過他原因。其實除了酗酒,只要是那人想做的事,顧飛都很少干預。

喝酒比賽自然不是一對一的對抗形式,不然豈不是成了車輪戰?大家一齊進行,臺上陸陸續續有人喝倒了下場,韓家公子依舊一臉云淡風輕,喝得不亦樂乎。

顧飛一邊看著他,一邊無聊地計算著酒瓶的數量,順便提防著周圍是不是有人使詐。畢竟酒吧這種地方魚龍混雜,還是小心些為好。自己這保鏢當得還真是兢兢業業啊!

最后,臺上還站著的唯一一個對手撲通一聲倒地,韓家公子扶著桌子晃了晃,露出了輕蔑又得瑟的微笑。

嘖嘖嘖,要原形畢露了。顧飛心下感嘆著,站起了身。

主持人宣布比賽結束,韓家公子優勝,獲得了今天全日免單的機會。

顧飛走上臺去扶住人,一手抽走了韓家公子手里喝了一半的酒瓶,看見他微紅著臉,雙眼的瞳孔有些放空,“還醒著嗎?”

顧飛知道他沒倒不代表沒有醉,以他的了解,韓家公子雖然還站著,但很可能已經意識不清了。

韓家公子盯著顧飛看了2秒,說了句,“千里?”跟著撲通一下倒進了顧飛懷里。

真是個不讓人省心的家伙呀!

顧飛把韓家公子抱進出租車的時候,才想起韓家公子住在哪兒他都還不知道。這時候人正枕著他的大腿睡得迷迷糊糊,顧飛知道問他也沒用,從韓家公子的口袋里摸出手機,十分流利地在開屏密碼處輸入自己的生日,翻進APP里,看他定的哪家酒店,很快就順利找到了地址。

他倆對各自的生活習慣都再清楚不過,做起這種事來不需要一丁點思考。

韓家公子的腦袋在顧飛腿上扭了扭,位置比較敏感,差點又惹得顧飛一陣騷動。顧飛連忙摁住他,不讓他再亂動,這下韓家公子開始嘴里嘀嘀咕咕地念叨起來。

顧飛理了理韓家公子散亂的碎發,又摸了摸他微燙的臉,冷不丁地又想起自己下午的那些小憂愁。

很久沒見到這家伙醉成這樣了,有時候也許真的應該放他自由一下……顧飛反省。

今天算是喝嗨了吧?

嗯,他高興就好。

【顧韓】 《追》 番外十七 七年七月七(三)(完)

 

車窗半開,夜風呼呼地吹,把顧飛的劉海糊到臉上。

 

他低下頭,任風吹打著頭發,一下想起許多事。七年里的點點滴滴,微不足道,不值一提,可奇怪的是,自己記得那么清楚。

 

他知道韓家公子睡覺的時候很少翻身,正面對著自己的時候,多半是冷了,沒多久就會蹭過來貼著自己,背對的時候就是熱了,這時候自己湊上去絕對會被踹,仰躺著的時候多半是在淺眠,一碰就醒,趴著的時候……那絕對是在裝睡。

 

除了酒,韓家公子對食物真的很不講究,愛吃什么不愛吃什么,他從來都不說,但顧飛就是知道。

 

真奇怪,怎么會知道的呢……顧飛細想了一下,那人吃飯時表情總是很奇妙,遇到愛吃的就一臉舒爽,心情好時還會夸一夸這東西和酒真相配,遇到不愛吃的就會不自覺地蹙一蹙眉,微微抿著嘴不說話。

 

其實,也不難懂嘛……顧飛勾了勾嘴角。

 

韓家公子還喜歡盤腿窩在沙發里,喜歡端著酒杯站在落地窗前眺望,喜歡黑暗中點著暖色燈光,喜歡整潔卻又懶得打掃……

 

從沒想過如果沒有韓家公子,自己會過上怎樣的生活。

 

現在想一想,也許,連心跳都學不會吧。

 

顧飛不自覺地緊了緊扶住那人的手臂。人是如此自私的動物,束縛他,不想給他所謂的自由……顧飛承認,自己不是個好人。

 

韓家公子動了動,翻過身來仰躺在顧飛腿上,扯了扯領口,十分難受的樣子。顧飛想起剛才進酒吧前,自己強行把他的襯衫扣子都給扣上了,還惹得他一陣不滿。

 

他伸手替韓家公子解開最上面的倆顆扣子,腦子里突然閃過幾幕不怎么健康的色情畫面。顧飛的手指跳動了一下,按下車窗,讓風更猛烈地拍打自己。

 

是離開了近一個月沒碰他的關系嗎?今天看到這人,總覺得有點心潮澎湃的……

 

唔,小別勝新婚?顧飛想。

 

韓家公子躺了一會兒醒過來,坐起身,頭發亂糟糟的,迷糊著眼看了下窗外,又轉過頭看看顧飛,一臉迷茫,“還沒到家?”

 

顧飛:“……”

 

韓家公子不客氣地又躺倒了下去,含含糊糊地說,“沒到我再睡會兒。”

 

顧飛摘掉他的發圈,替他順了順頭發,又摸摸他的臉,手心突然一濕,像被電了一下。顧飛震驚了!這家伙居然在舔他的手心……MLGB的這是在勾引他么?

 

韓家公子把臉埋在顧飛的手掌里,看不見表情,顧飛想象他得逞偷笑的樣子,亦或是和自己一般的心驚肉跳。

 

顧飛把他抱起來坐好,看他一臉淡然清爽,好似什么都沒做過,不知道又演了幾分。

 

“別睡了,快到了。”顧飛跟著裝淡然。

 

韓家公子就是有這本事,喝得再酩酊大醉,睡個十幾分鐘就能醒一半酒,只不過剩下的一半兒也沒見得腦子有多清楚。

 

出租車到酒店的時候,韓家公子已經能自己走下車了。盯著酒店的大門傻看了半天,韓家公子陷入了沉思:這他媽的是哪里啊……

 

看著韓家公子這幅呆萌模樣,顧飛感覺從胸口一路癢到了嗓子眼兒,恨不得狠狠把這人揉進懷里。

 

韓家公子之前已經登記過房間,剛才顧飛從他褲兜里摸手機的時候順便也摸到了房卡。他拉著韓家公子徑直走進去,坐電梯上樓。

 

電梯里裝飾豪華,還有面鏡子,韓家公子一見到自己又陶醉上了,盯著鏡子擺弄自己的頭發。顧飛突然有點莫名其妙的嫉妒。

 

他把人扳過身來,壓到鏡子上,迫使他看著自己。

 

你的眼里只能有我,連你自己的影子都不行。

 

顧飛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他抬頭看到鏡子中自己的半邊臉,充紅的眼瞳,還透著些許被欲望逼出的殺氣,陌生得不像自己。

 

我的自私和丑陋,也只有你能看到。

 

韓家公子雙手掛上顧飛的肩膀,湊近他,眼里全是被酒精蒸騰出的欲望,赤裸裸,火辣辣的,居然,也帶著殺氣。

 

想要他。只要他。

 

顧飛扣住他的腰,雙眸中的一點光越來越沉。

 

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迷戀,你迷戀我的樣子。

 

“叮”地一聲,電梯門打開,顧飛一言不發地拉著韓家公子快步走過長廊,找到房間。

 

劃卡,推門,進入,燈光大亮。

 

“咔擦——”

 

門落鎖的同時,顧飛抬手按滅了所有燈源的開關。

 

眼前一黑,韓家公子被一把按到了門板上,頓時,熟悉的氣息整個覆蓋了過來,有溫軟濕熱的東西闖進了他的口腔,卷住舌頭翻攪,吞噬他口中的氧氣。

 

是顧飛,顧飛的味道……

 

韓家公子閉上眼,原本就醉得不輕,腦袋昏昏沉沉,一下就被吻得頭暈目眩,開始飄飄欲仙。

 

他能感到顧飛很激動,因為那人吻得很用力,呼吸凌亂,甚至撕扯著拉開他襯衫的前扣。大多數時候,顧飛對他總是溫柔的,耐心的,然而今天卻有些急躁,又帶點侵略性。

 

他不知道顧飛為什么突然這樣,但是無所謂了,韓家公子已經興奮起來。他也是個男人,面對一個有挑戰性的對手總能讓男人的腎上腺素飆高。他突然來了精神,抬起手捧著顧飛的臉撕咬回去,又幾度被蠻力壓回門板上,于是胡亂地去扯去顧飛的T恤……

 

(一輛消失的車)

 

今晚似乎有點瘋狂……

 

兩人蒸發掉酒精、發泄掉情欲、赤裸著躺在床上時,已經接近下半夜。

 

顧飛抱著昏昏欲睡的韓家公子,把玩起他的手。韓家公子的手很美,手指白皙纖長,比自己習武粗糙的手漂亮無數倍。他握起那雙手,十指相扣,放到嘴邊親吻。

 

顧飛知道,韓家公子,第二天就要回去了。可笑的是,自己居然有離別的不舍,明明再過不久,顧飛就要結束集訓回去A市了。

 

“公子。”

 

“嗯?”。

 

“你什么時候回家去?”顧飛想起他還在劍鬼家暫住。

 

韓家公子翻了個身,一手臂摟住顧飛,迷迷糊糊地說,“你回去我就回去了啊……你不在,我睡不著。”

 

顧飛愣住了。

 

原來是這樣,原來竟是這樣簡單的理由。什么七年之癢,什么需要自由,都不過是自己在庸人自擾。

 

“親愛的,七夕快樂。”顧飛親了親他的額頭。

 

“七什么夕啊,趕緊給老子回來。”韓家公子閉上眼,漸漸入睡。

 

顧飛心里一暖,“好。”

 

韓家公子半睡半醒地叨念,“家里一堆東西等著你收拾呢……”

 

顧飛:“……”

 

“嗯……顧飛……”

 

顧飛用耳朵湊到他嘴邊,聽到他弱不可聞地嘟囔著。

 

“老子想你了……”

 

-番外十七完-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