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 《追》 番外十九 線下聚會(1-6)

作者: admin 分類: 《追》番外 發布時間: 2018-07-29 14:20

【顧韓】 《追》 番外十九 線下聚會(一)

 

平行世界運營的第四年,非常逆天的成員走了一批又一批,進了一批又一批,但一些元老級成員依舊像釘子戶一般雷打不動地為這個行會貢獻著自己的青春。

 

非常逆天成立三個多年頭,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即使只是個游戲,大家內心也產生了不少情誼。由于在游戲里大家經常見面,仿佛已經失去了線下聚會的意義,許多行會也忽略了這類活動,直接在游戲里搞聚會更加省時省力省心。

 

而在這一年的夏天,非常逆天的第一次線下聚會卻被提上了日程。其實原本線下聚會的看點就在于游戲中形象與現實中身份反差的碰撞,會給人造成別樣的新鮮感。這一看點在平行世界這個全息網游中被抹殺后,本以為大家會對線下聚會并不怎么感興趣,沒想到一經提出反響熱烈。

 

會長劍鬼深受感動,決定好好地策劃一次線下聚會。他和佑哥商量許久,終于敲定了最終方案。

 

這次聚會的內容,由佑哥多次多方面采訪參加者的意愿,考慮到各種現實中可能遇到的問題,最終聚會城市選定在了A市,也就是顧飛、韓家公子和劍鬼所在的城市。非常逆天的三大巨頭作為東道主盡盡地主之誼也無可厚非。

 

這一年夏天,顧飛和韓家公子同居將近一年。在游戲里,知道這件事的人寥寥無幾,有些人能看出倆人日漸親密的氛圍,也有人遲鈍地毫無知覺。然而他倆不明說,也沒有人專門去詢問。這一聽說要進行線下聚會了,一個個好奇心、八卦心都爆棚了起來。

 

對此,相對了解二人情況的劍鬼老大,只能默哀著表示:狗糧是你們自己要吃的,自作孽,不可活啊!

 

聚會當天,集合地點被選在了A市某個著名公園的湖畔噴泉邊。選在這里,一是因為地標性場所容易尋找,二也是因為,這公園邊上就有一個汽車租賃公司,他們集合完畢后,可以直接過去提車出發,劍鬼早就做好了預訂。

 

這次聚會參加的總人數,佑哥統計下來共有五十來人之多,除了行會里的一些熟面孔,還有熟面孔們在行會里自己相熟的朋友,另外,還有非常逆天的前身,友誼行會重生紫晶的加盟。這么大一群人,要在擁擠的城市中出個行、找個地方吃飯,或是找地方娛樂,都十分不方便。

 

于是佑哥千挑萬選,最終挑了一個A市近郊山里的小別墅,一大幫子人拉過去,吃住行玩問題全搞定。現在這樣出租給中小型團體進行聚會的小別墅特別流行,別墅里有住宿的房間,有燒烤的道具和庭院場所,還有像卡拉OK包間、棋牌室、桌游室等等各種娛樂設施,以便滿足大家的各種娛樂需求。

 

還真虧佑哥能想到這種地方,要不然還真不知道怎么安排這么一大幫子人。劍鬼慶幸。

 

集合時間定在了中午,由于大家從各個不同城市過來,有的坐火車,有的坐飛機,還有的同樣在本市,大家的行程差不多都能安排在中午這個時間段到達A市,過來集合。

 

劍鬼和佑哥作為主要策劃方,是最早到的,兩人像石雕一樣坐在公園河畔噴泉邊的長椅上。佑哥和游戲里一樣,斯斯文文,白色T恤外套著藍白色方格短袖襯衫,戴著個銀邊眼鏡,捧著小本,像是隨時準備點名簽到,脖子上還掛著臺看起來很重的單反相機,乍一看跟個狗仔隊記者似的。

 

劍鬼大熱天的還是一身黑色,干瘦干瘦的身形,黑黃的皮膚還因為陽光的暴曬有些發紅。他坐在邊上,一手舉著塊牌子,一手夾著根煙。而邊上的垃圾筒已經有不少他貢獻的煙蒂。那塊牌子上畫著非常逆天的行會標志,這可是佑哥精心準備的集合道具。

 

劍鬼卻苦著一張臉,悶悶道,“佑哥,大家又不是不認識,這個牌子,有必要嗎?”

 

佑哥笑著說,“第一次聚會嘛!當然要像模像樣一些,你不覺得這塊牌子很帥嗎?”佑哥注意到周圍行人投射過來的目光,一下覺得爽歪歪了。像他這種平凡無奇的人,是多么渴望被人關注啊!

 

然而劍鬼就十分煎熬了,“呃,我覺得……有一點丟人。”劍鬼小聲嘀咕。這不,周圍走過去一群小朋友,都好奇地盯著他直瞧。結果他一抬頭,小朋友們“哇—”地哭著跑開了……

 

由于其他人還沒有到,佑哥又習慣性地操心起來,“劍鬼,你說會不會有人找不到這地方啊?”

 

劍鬼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吐著煙圈,說道,“不會吧,A市的司機沒有不認識這公園的,他們都是打車過來的吧?放心。”

 

“但萬一就有不認識的呢?”

 

“怎么可能……”

 

劍鬼隨口說了一句,突然手機就響了,他拿出手機一瞧,一陌生號碼。

 

“喂,哪位?”劍鬼接起了電話。

 

“哦,御天啊!”

 

“啊?什么?你那輛出租車的司機不認識XX公園?”

 

佑哥在邊上聽著,腦門上滴下一滴冷汗……這御天神鳴的迷路屬性真是牛逼呀!這都能撞上不認識路的司機!

 

“開導航啊。”劍鬼指導御天。

 

“導航不準?啊……那你把電話給司機師傅,我跟他說。”

 

過了一會兒,劍鬼給那司機描述完路線,掛掉電話,不由地抹了抹汗,看到佑哥擔憂而無言地望著他。劍鬼干笑兩聲,“還、還是問問大家情況吧。”

 

于是兩人拿起手機,對著名單一個個聯絡。

 

“千里和公子這邊不用聯系了吧?他倆總不會不認識吧。”佑哥說。

 

“嗯。”

 

“不過,公子會不會睡過頭啊?平時他都通宵的吧?感覺他挺嗜睡的。”佑哥還是擔心。

 

“不會,昨晚他睡得早。”劍鬼說。

 

“誒?你怎么知道的?不過也是哦,昨晚公子很早就下線了。”佑哥摸著下巴回憶。

 

“嗯,千里說要幫他‘倒倒時差’。”劍鬼說著,又是一口吞云吐霧。

 

“倒倒時差?”佑哥一時之間沒能理解,一轉頭,就看見劍鬼兩眼望天,一副被狗糧噎到的翻白眼的表情。

 

“……”,佑哥沉默了一會兒,才慢慢說了一句,“公子今天……還能起得來嗎?”

 

【顧韓】 《追》 番外十九 線下聚會(二)

 

就在佑哥的驚疑不定和劍鬼的沉默不語中,聚會的成員們陸續到來。

 

來得最早的是重生紫晶的姑娘們,而且一來就是一大團。看樣子她們在這個聚會前,自己先找地方集合了一把。重生紫晶的姑娘們,包括七月、落花無情、六月的雨、柳下,還有一些和戰無傷、御天神鳴比較相熟的姑娘,一團十來人嘰嘰喳喳、嘻嘻哈哈地簇擁了過來,和她們平時組隊練級的狀態一模一樣,只不過現在都換了一身行頭。

 

一群年輕朝氣的女孩子,穿著清涼的薄衫短裙走在路上,不失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使得劍鬼和佑哥老遠就認了出來。

 

“劍鬼老大,佑哥。”七月一來也是一眼就認出了劍鬼,懂事地過來打招呼。姑娘們立即湊過來一起問好,跟著看見劍鬼手里舉著的牌子,頓時笑成了一團。

 

“呵呵,七月會長。”劍鬼干笑著答道,跟著立馬站起身,把僅有不多的座位讓給了姑娘們。

 

“千里呢?還沒來嗎?”落花無情東張西望,沒看見顧飛的身影。

 

“還沒到。”劍鬼說。他有種預感,重生紫晶的姑娘們絕對多半是沖著千里和公子的八卦來的。他曾不小心聽到過重生紫晶的姑娘們聊天,內容可真嚇壞了他這個大老爺們兒。現在的女孩子,一個個腦袋里都裝的什么呀?!劍鬼不禁后怕。

 

跟著,只見一人騎著一輛山地車,十分順溜地拐到了噴泉旁。

 

“膠水,來了啊?”佑哥上前,捧著小本拿著筆,尋找膠水的名字。

 

這是劍南悠七人眾里的弓箭手膠水,小伙兒一看就一身樸素的打扮,跟個大學生似的。

 

“騎車過來的呀?”

 

膠水一邊鎖車一邊答道,“嗯,我家就在這里附近,騎個車15分鐘就到。”劍南悠小隊的七人分布在全國三個城市,只有膠水是在A市的。

 

“大南他們到哪兒了?”

 

膠水拿出手機,“快到了吧?我問問啊!”說著打電話去了。

 

不一會兒,劍南悠的其他六人果然就到了。這公園是半開放式的,也不用收費,噴泉水池朝著大馬路,邊上就是一塊停車位區域。出租車停下來之后,人一下車,劍鬼他們立馬就能看見。這一眼掃去,這六個人也都是樸實無華的窮小子范兒,而且基本上每個人都帶著日積月累的黑眼圈、不太健康的虛胖體質,一看就是長期進行游戲造成的。除了劍南悠本人看起來稍微壯實一些,不愧是玩戰士的人。

 

跟著公子精英團的成員們也來了。西出陽關和艷貓一來,劍南悠七人就圍上前發煙,“關哥好,貓姐好。”

 

戰無傷和龍乾兩個戰士噸位差不多,擠在出租車后座,把可憐瘦小的云襄同志擠在中間,兩人還在那里激烈地討論著戰士的打法,十分忘我。

 

啤酒加糖、紅狐絕唱、易筋經和云中暮,剛好在同一個火車站下車,途中又遇到了云中暮的一個弟兄,剛好一起打了個車。一開始司機一看五個人不讓他們上,云中暮跟人家司機溝通了兩句,司機可憐巴巴地無奈答應了。紅狐人比較矮小,坐在啤酒加糖腿上,四個男人就這么擠在后座、云中暮坐在副駕駛位,出發了。一路上司機開得飛快,生怕被警察抓到超載。

 

眼看著出租車一輛一輛停下,參加聚會的成員們一批一批走出來,佑哥合計著開始給剩下的人打電話。

 

這時一輛BMW穩穩地駛了過來,規規矩矩地停到了噴泉邊的路旁。車窗搖下,一顆金燦燦的腦袋探頭探腦。

 

佑哥眼尖,趕忙朝他招手,“子墨!這里這里!”

 

陳子墨眼神也是頂好的,朝他點點頭,發動車子緩緩地把車停進了旁邊的停車位中。過了一會兒,走下車來,車鑰匙套在手指上一轉一轉,興高采烈地和眾人打了招呼。

 

佑哥不禁問道,“你一個人來的?你叔呢?”

 

“哪個叔?”陳子墨一臉懵懂。

 

佑哥愣了愣,“啊……隨便哪個。”

 

陳子墨用拇指往后一指,“三叔說懶得出來,先在車里睡會兒,一會兒人到齊了喊他就行。”

 

“啊行。你四叔呢?”

 

陳子墨搖搖頭,“不知道啊!”他剛去顧家老宅接了顧弦過來,他二大爺,也就是顧弦的老爹,差點沒激動得老淚縱橫,恨不得顧弦出了門就別回來了。再一聽說他們這是要去聚會,還特意囑咐陳子墨幫顧弦介紹一下合適的姑娘。

 

說話間,一輛扭著“S”型路線的出租車猶猶豫豫地停靠了過來,光從這行車路線都透著一股子迷茫。御天神鳴下車后看到大部隊,松了一口氣。

 

漸漸接近約定的集合時間,噴泉池邊已經聚滿了人,一簇一簇互相打招呼問候。在這現實里見面,居然也充滿了奇妙的新鮮感,尤其是大家都穿著普通人的裝束,有的人和游戲里的印象,差別還是很大的。

 

佑哥盡心盡責地點著人數,統計下來,還差四個人。

 

我靠!公子不會真的起不來了吧?!佑哥一看顧飛和韓家公子還沒到,突然心慌了起來。別真給他說中了……千里啊!千萬要手下留情啊!佑哥祈禱著。

 

這時候,遠處傳來了十分刺耳的跑車的呼嘯聲。大多數人聞聲望去,只見一輛風騷的火紅色法拉利敞篷跑車由遠及近急駛而來。大家第一反應都意識到了這是誰……

 

跑車很風騷,駕車技術也很風騷,和這人的漂移式疾行打法如出一轍。跑車朝眾人沖來,在一個極近的距離,咔地一下剎住了車,充分彰顯了這車性能的優越性。開車的是一個女人,大家不用看都知道,細腰舞。

 

那車卡了一下殼,又刷地一下突然發動,卡進了僅剩的一個車位。細腰舞踩著高跟鞋走了下來,帶著一副大墨鏡,精心吹出造型的長發,貼身的紅色上衣是今年巴黎時裝秀的最新款,緊身的小皮裙下是一雙又長又白細腿,這身打扮將她整個身材襯托得凹凸有致,而身上的一些首飾簡約大方,又不會顯得累贅,一走下車就飄來一陣高雅的香水味。

 

在場的幾個色狼鼻血差點就這么下來了。有人拼命地撐大了鼻孔,深深地吸著空氣,發出陶醉,“啊……女人的味道。”

 

劍南悠的幾個兄弟也拼命地吸著空氣,“啊……人民幣的味道。”

 

細腰舞氣場十足地走來,摘下墨鏡一掃眾人,看到七月時突然畫風一變,舉起雙手激動道,“啊!大姐頭!”說著跑過去給了七月一個擁抱。

 

“小舞!”七月笑著回應。只不過現實中細腰舞的這一白富美造型,多少讓姑娘們產生了一些心理上的距離。

 

細腰舞和姑娘們熱絡完,看看周圍,又去劍鬼那邊問道,“千里呢?”

 

“還沒到……”劍鬼感覺這句話他今天已經回答了無數遍,是個人來了都要帶一句“千里呢?”。

 

細腰舞突然憤慨,“老娘我都到了!他居然還沒到!太不像話了!誰有他電話?快催催啊!”本以為自己是最后一個粉墨登場的,誰知道千里一醉那小子居然比他還遲。

 

佑哥剛打完電話,擦著汗過來說,“他和公子堵在路上了,一會兒就到了。”

 

“他和公子一起來?”有人捕捉到了敏感信息。非常逆天的許多人早就懷疑這倆關系不淺,只是苦于沒法求證,今天終于有機會了。

 

“是啊,呵呵。”佑哥笑得意味深長。

 

這一年情人節遇到過顧飛和韓家公子上街的云中暮,溜到佑哥身邊,輕聲道,“嘿嘿,佑哥,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佑哥笑而不語。戰無傷看看云中暮,“老云你也知道了?”

 

云中暮點點頭,“還有誰知道啊?”

 

“劍鬼肯定知道。”戰無傷說。

 

劍鬼淡定地笑笑。

 

“子墨也知道,他們一家的。”佑哥說。

 

御天神鳴眨著一雙天真爛漫的大眼睛,“知道什么啊?”

 

“……”眾人看看他,“小孩子一邊玩兒去。”

 

“靠靠靠!還小孩子!我都快大二了!”御天神鳴叫喚。

 

【顧韓】 《追》 番外十九 線下聚會(三)

 

就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中,顧飛和韓家公子終于不疾不徐地出現在了大家的視野中,緩緩走來。

 

顧飛穿著黑T恤牛仔褲,沒了法師長袍的遮掩,一身精干又不夸張的肌肉恰到好處地顯現了出來,帥氣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個練家子。而身邊白色T恤米色休閑褲的韓家公子,沒精打采地一路走來,時不時地還打個哈欠,中長的頭發披散著,遠遠地就能看到那標志的輪廓、精致的五官,引得擦身而過的路人紛紛回頭。

 

“來了來了,千里和公子來了!”佑哥激動地喊道,快步迎了上去。

 

顧飛看到這么多人在等他們,加快步伐往前趕了幾步,“不好意思啊!那邊堵車堵得厲害,我們就干脆下車走過來了。”顧飛解釋道。

 

韓家公子在后頭依舊慢吞吞地走著,好一會兒才走到近前。只見在場的好多人都直勾勾地盯著他瞧,韓家公子原本面無表情的臉,突然勾了一下嘴角,說道,“太帥了是吧?我知道。”

 

“靠!”在場的大半漢子齊齊向他擺出了中指,惹得周圍的行人側目過來。

 

“千里千里,你和公子一起順路過來的呀?”御天神鳴跑過來問道。

 

“啊?”顧飛愣了愣,看一眼韓家公子,回過頭來笑瞇瞇地說,“順路,順路。”

 

真是好“順路”啊!劍鬼在心里默默吐槽。

 

顧飛和韓家公子一來,大家就像見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樣全都圍了過來,畢竟,平行世界的幾大傳奇人物可不是誰都見得著的。

 

韓家公子環著手臂冷冷地站在一邊,似乎是沒有酒瓶在手,不太爽快的樣子。少有人上前和他搭話,于是大家都把好奇心堆到了顧飛身上。一時之間,顧飛被各種聲音環繞了起來,而顧飛也是笑著盡量每個人都回復到。

 

“我說,我們還要在這里傻站到什么時候?”韓家公子突然發話了。

 

佑哥趕緊出來打圓場,“哈哈,公子說得是,大家別在這兒站著曬太陽了,咱們在飯店訂了包間,大家旅途勞頓,先吃飯吧,吃完飯咱們就一起上路。”

 

眾人剛要動,佑哥又突然一拍腦門兒,“唉唉!先停一停,先停一停。拍照!忘記拍照了!”佑哥帶了這么大一個單反相機出來,可不就為了給大家拍集體照用的嗎?于是又是一陣混亂,有經驗的人站出來指揮著安排站位。

 

“子墨,去喊你三叔起來。”陳子墨點點頭,去了。不一會兒,哭喪著臉回來了,“拖不起來啊!”

 

顧飛一聽,“你掐他穴啊!”

 

“這,不太好吧……”功夫家族的孩子畢竟注重輩分,陳子墨這種老實巴交的小孩兒也不太敢以下犯上。

 

“我去吧!”顧飛接過車鑰匙,朝著陳子墨的小寶馬走去。

 

眾人就看到顧飛打開車門,彎腰進了車里,不久就傳出了一聲震天的哀嚎聲,再不久,顧弦就歪著個腦袋,跟著顧飛身后不情不愿地走了過來。

 

在幾個人亂轟轟的協調下,大家站定了位置。

 

“左邊,左邊再往里面靠一點!”“前面的蹲下來一點。”佑哥拿著相機站在遠處調整著位置。

 

顧飛和韓家公子站在最后一排,趁著沒人注意,顧飛悄悄地往韓家公子身邊靠了靠,再靠了靠。韓家公子一開始沒什么反應,直到顧飛得寸進尺地伸手一把攬住了他的后腰,他才狠狠地瞪了顧飛一眼。而顧飛則是一臉無辜地看著鏡頭傻笑,故意忽略韓家公子的這記眼刀。

 

“來,我數123,大家一起念,非常逆天。”佑哥喊。

 

“怎么不是茄子啊……”

 

“讓你念就念,少廢話。”云中暮呵斥他的弟兄。

 

“佑哥,找個人幫忙拍吧!你也一起過來。”有人說。

 

“沒事,回頭我把自己P上就行了!”佑哥說著,開始數數喊口號,咔嚓咔嚓咔嚓,一下就來了個三連拍,一看就是練過的。

 

拍完照,大家一哄而散。顧飛乖乖地把手收了回來,沒事人一樣地跟著大部隊走去。

 

于是在劍鬼的帶領下,一大團人拉成了一條長長的隊伍,先后跟著向邊上不遠處的飯店走去。

 

途中佑哥也沒閑著,在隊伍中穿來穿去,確認著等一下開車人的名單。他們一共55人,這里到了54人,除去細腰舞的跑車和陳子墨開來的寶馬能各坐4人,還剩46人。他和劍鬼預約了七輛七人車,于是需要7個司機。司機的人選其實早就定好了,只不過佑哥謹慎,又一個個和他們確認了一下,還提醒他們等一會兒千萬別喝酒。

 

問到顧飛這邊,顧飛表示他和韓家公子一會兒坐陳子墨的車,要和家里的兄弟親人們聊聊。

 

“還有一個誰沒來?”顧飛順口問了一句。

 

佑哥說,“哦,冷風沒過來,他說有事,回頭直接開車去別墅。”

 

顧飛聽完臉一扳,故作正經地批評道,“無組織無紀律!”平時只有他被別人說的份,今天也能輪到他來這樣批評別人了!顧飛覺得一定要來過一把癮。佑哥當然知道他是開玩笑的,也沒接話下去。

 

浩浩蕩蕩的隊伍進了飯店,包間是個大包房,整整四桌,還坐得滿滿當當。等到菜上齊了,眾人的杯中飲料和酒也添上了,劍鬼作為非常逆天的行會會長,十分上道地舉杯主持,“今天,我代表行會歡迎大家遠道而來,希望這次聚會,大家吃好喝好玩好,相聚就是有緣,朋友,也是一輩子的朋友!來,干杯!”

 

大家熱情地應和著,紛紛碰杯。

 

桌子基本上是按照性別分的,女孩子們坐了一桌,而御天神鳴年紀漸長卻色性不改,硬是要擠到姑娘們的那桌去。

 

戰無傷內心狂躁,也想去啊!但看看自己這桌的老爺們兒弟兄們,于是也爺們兒了一把,準備留下拼酒。

 

眼看著大家熱情高漲,就要失控,佑哥連忙控場,“唉唉,大家都悠著點啊!下午還要坐車,晚上還有活動,別給放倒了啊!”

 

“干杯!!!”一陣響亮的歡呼聲,將佑哥弱小的嗓音淹沒了下去。

 

顧飛和韓家公子坐在一塊兒,悠悠哉哉泰然自若,吃了沒多久,就極其順手地開始給韓家公子夾菜。所有同桌的人都看得一愣一愣的,眼珠從來沒轉得這么滑溜過,吐槽的眼神在無聲的空氣中瘋狂流竄,但所有人都不敢吱聲。只有劍鬼在邊上淡定自如地埋頭吃菜,陳子墨和顧弦就像沒看見似的,還和顧飛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天。

 

韓家公子則搖著手里的酒杯,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酒上。別人都喝的啤酒,只有他,自己單點了一瓶紅酒。別人只當韓家公子和游戲里一個德行,卻不懂他的辛酸。現在要喝個酒多他媽的不容易啊!!!想著想著,韓家公子氣呼呼地白了顧飛一眼。

 

說鬧了一會兒,云中暮端著酒杯走了過來,“千里,來,我敬你一杯。”

 

顧飛笑著和他敬了酒,隨口問道,“你一個人來的?藍易沒來啊?”

 

“藍…”云中暮結巴了一下,“藍、藍……”他想起情人節那天,自己在這倆妖孽面前吹的大牛皮,頓時一陣窘迫,臉都紅了起來。

 

“藍易那孫子怎么了?”邊上云中暮的弟兄聽到老大死對頭的名字,插過來問。

 

云中暮一個激靈,大聲說道,“藍易那孫子!咱們行會聚會關他屁事!千里你真會開玩笑!啊哈哈,哈哈哈哈……”

 

“就是就是!關他屁事!”邊上的弟兄顯然有點喝嗨了,語無倫次地附合著,跟著一起“哈哈哈哈”起來。

 

聽著云中暮心虛的笑聲,顧飛奇怪地問,“你們上次不是還……”

 

云中暮突然一提氣,高聲打斷他,“唉唉唉,劍鬼老大!來來來,我敬你一杯!”說著連忙溜去了劍鬼那邊。

 

顧飛一陣莫名,坐下來,又順手給韓家公子夾了個雞腿。

 

“看到沒有看到沒有?!太基情了!!!”女孩子們的那桌交頭接耳悉悉索索一陣顫抖,時不時發出點激動又略帶猥瑣的笑聲。

 

“行了行了,你們正經點,別老YY人家,還當著面,多不好呀。”七月笑著說。

 

“不是啊七月姐,你看他們倆,好像真的有一腿啊!”有姑娘說。

 

“好好好有一腿。”七月敷衍著,這種話題,她已經都快聽成習慣了。”

 

“七月姐,你信我們啊!”姑娘們委屈。

 

邊上的六月的雨,也鄭重的點點頭,“是的,千里和韓家公子已經在一起很久了呀。”

 

七月笑了。這冒冒失失的小雨,又犯迷糊了。

 

韓家公子半瓶酒下肚,推開椅子轉身出了包間。一般這種時候離席都是去上廁所。而此時,其他桌上有幾個非常逆天的漢子也正巧一齊起身出了門。

 

顧飛怔了怔,想到一會兒韓家公子解手要被自家行會的男人看了去,就好像老婆被自己兄弟看光了似的,心里一陣疙瘩,隨即放下筷子跟了出去。

 

果然韓家公子拐進了洗手間。而后面幾人正要進入時,顧飛一下擋到了門口。

 

“醉哥,怎么了?”

 

“呃…剛才服務員跟我說,這里廁所壞了,要去二樓上。”顧飛說。

 

“是嗎?可是剛才公子好像進去了。”

 

“哦哦,我進去喊他,你們先去吧。”

 

“哦好的。”幾人說著,朝大堂樓梯口走去。

 

顧飛松了一口氣,背后突然一涼,韓家公子猛地拉開了門,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你在這里干嘛?”

 

“上廁所。”顧飛若無其事地推門走進去。

 

“哦。”韓家公子走出門去,突然一頓,斜了他一眼,皺著眉說,“把門鎖好。”

 

【顧韓】《追》番外十九線下聚會(四)

 

中午一頓飯也不過是個開門小宴,在佑哥的積極監督下,果然沒出現喝得爛醉的情況。吃完飯,大家都直著走了出去。

 

雖然聚會的所有費用由佑哥統計后向大家AA制收取,但劍鬼執意要請第一頓,顧飛代表他和韓家公子搶都搶不過。于是大家一邊出門,一邊紛紛向劍鬼道謝。

 

出了飯店,走不遠就是汽車租賃公司,佑哥和劍鬼安排大家分組,領了車,一輛一輛上路了。

 

車隊開出去沒多久,細腰舞的法拉利就“嗖”地一下漂了過去,將一抹尾燈的殘影就給眾人,大家回味了一下剛才仿佛看到的,御天神鳴在車上又興奮又嘚瑟的、被速度扭曲了的臉。

 

這種自駕旅行也是聚會娛樂項目的一部分,被分到同一車的人不管原來認不認識,很快熱熱鬧鬧地互相熟絡起來。

 

顧飛和韓家公子坐了陳子墨的小寶馬,把顧弦原本躺著的后座給占了,顧弦只能換到副駕駛座。

 

韓家公子先進,顧飛隨后。剛一坐下,前頭的顧弦就“啪嗒”一下把座位往后推,又把椅背大幅度地往下放。

 

顧飛夾在縫中,敲了敲顧弦的椅背,黑著臉說,“往前一點啊,后面還有人呢。”

 

顧弦打了個哈欠,已經擺好了睡姿,回頭瞥了一眼,懶洋洋地說,“那邊不是還有地方嗎?”

 

顧飛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韓家公子邊上果然還有點空間,于是心里樂顛顛地挪了過去,嘴上還抱怨著,“你就懶死吧你。”說著,極其順溜地和韓家公子擠到了一起。

 

這姿勢太順手了,顧飛忍不住就俯身過去……韓家公子臭著臉往邊上動了動,一邊揮開顧飛就要抱上來的手。大庭廣眾摟摟抱抱,成何體統!

 

陳子墨只覺得座位后頭在微微顫動,也不知道他四叔和公子在干啥,這小子連后視鏡都不敢看,目視前方專心開他的車。

 

“后備箱里有點東西,聚會完事兒了記得拿走啊。”顧弦閉著眼說。

 

“什么東西?”顧飛問。

 

“吃的穿的用的,還有補品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三嬸讓捎給你的。”顧弦說,“對了,還有給公子的,你們自己分吧。”

 

韓家公子一愣,臉上頗有些驚訝。

 

顧飛倒很樂呵,抱著韓家公子說,“好,謝謝咱媽。”

 

韓家公子沒吭聲,任由他抱著。

 

九輛車用了手機上的定位共享,地圖上就看到細腰舞的跑車一路沖在前頭,已經甩了第二梯隊一大截,第二梯隊的車隊十分和諧默契地抱團在差不多一個位置,第三梯隊就陳子墨一輛,目前已偏離了路線。

 

“子墨,你往哪兒走啊?”佑哥發來語音。

 

“喂喂,”顧弦躺著,用對講機的姿勢一手拿著手機,說道,“我們去加個油,你們先走,一會兒來追你們。”

 

“收到收到。”佑哥的回答比顧弦還對講機。

 

陳子墨這一車繞了個圈子去加完油,提取速往大部隊追去。

 

車行了將近一個半小時,漸漸遠離城市,駛進了環山公路。這一路對于初來A市的小伙伴們來說就當是看風景了,陳子墨這一車,顧飛和韓家公子倆人睡得和顧弦也沒啥差別,韓家公子這會兒被顧飛當了抱枕,顧飛趴在他肩頭睡得那叫一個香甜。

 

行至一處時,車突然停了下來,顧飛就醒了。陳子墨已經解了安全帶走下車。顧飛看看周圍,他們停在一個緊急停車帶里,周圍也沒什么人。難道這小子尿急下去解手了?顧飛想。

 

過了一會兒,陳子墨回來了,探進頭來解了車門鎖,對顧飛說,“四叔,下來幫個忙,那邊車子出了點問題。”

 

“哦好。”顧飛說著,看看右邊睡得跟豬一樣的顧弦,又看看左邊懷里的韓家公子,小聲說了句,“親愛的……”韓家公子一個激靈驚醒了過來,陳子墨“哐”地一聲后腦砸了車頂。

 

韓家公子睡眼惺忪,面色不善,感覺好像做了個噩夢……

 

顧飛和韓家公子下了車,跟陳子墨一起往回走了一段,就看到環山公路上,四個姑娘正對著一輛車發愁,有幾個路人模樣的漢子正在費力地幫她們抬車,車后150米左右放置了安全警示牌。

 

“啊,千里,還好你們還沒走,這……這怎么辦呀?”冰琉璃是四個姑娘里唯一一個顧飛能喊得上名字對得上臉的。

 

顧飛一看,這路上也不知道被什么東西砸過,居然有一坑,那車的前輪就陷了進去卡住了。他們剩下46人,租了六輛七座車和一輛四座車,這四個小姑娘就要了個四座車,跟在車隊后頭。結果出了這事兒,前頭的車隊在公路上也沒法調頭回來,路過的一輛車看到這邊出了問題,就下來了幾個人幫忙,可惜還沒把車輪挪出來。

 

“嗯嗯,看到她們了……”陳子墨在邊上跟佑哥聯系情況。

 

顧飛蹲到坑邊看了半天,心里也是佩服這么大一坑怎么就能往里頭開呢……“這怎么會進去的?”顧飛問。

 

邊上一姑娘面帶愧色,支支吾吾解釋了一下。原來她從來沒開過山路,有些緊張,邊上姑娘提醒她前面有個坑時,她越想著不能撞進坑里,越哆嗦著控制不住。

 

“太危險了,一會兒換一下,我來開吧。”顧飛堅定地說。還好他剛才中午喝的飲料沒喝酒。“幸虧不是上下坡,不然更危險。”這路面也是個隱患,顧飛剛起身,就看到韓家公子已經舉著手機在給122打電話了。

 

陳子墨和佑哥講完情況走過來,瞅瞅陷進去的車輪,問顧飛,“要不先把車弄出來?”

 

顧飛點點頭,“行。”

 

邊上的幾個漢子一看有新的幫手加入,主動上前來,“啊,大家一起來吧。”

 

“好,麻煩你們都去后面推一下。”顧飛說。

 

四個漢子面面相覷,讓他們全去后頭,那前頭不是只有兩個人?這小子知道車頭多重嗎?“行不行啊?”有人疑惑。

 

顧飛笑笑,“應該沒問題。”

 

準備就緒,顧飛和陳子墨一左一右架著車頭,胳膊肌肉一鼓兩人一起發力,“哐嘰”一下就把車頭抬了起來。后頭四個漢子看得眼都直了……這倆小子看起來沒那么虎背熊腰,沒想到這么猛!

 

“推!”顧飛憋著氣吐出一個字。后頭四人一起用勁,終于是把車推了出來。

 

顧飛拍拍手上的灰塵,跟著幾個姑娘和人家道了謝,就再次分車,重新上路。

 

這回換了顧飛來開姑娘們的車。四個姑娘本該換一個人去陳子墨那車,結果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姑娘們看到韓家公子都推推搡搡扭扭捏捏,很不好意思的樣子,說是干脆五個人擠一輛車算了,反正也不算超載。

 

結果韓家公子一把拉開她們那車的車門,坐進了副駕駛,把遮光板往下一拉,戴上墨鏡,斬釘截鐵地說,“二換二。”

 

顧飛這車先走,剩下陳子墨陪著倆姑娘等交通管理局的人過來處理這坑。

 

而在不遠處的停車帶,顧弦醒來,正愣在車座上,環視空無一人的四周,臉上帶著被拋棄的小狗一般的迷茫和無助。

 

“這是哪兒……侄子呢……弟弟呢……弟媳婦兒呢……”

 

【顧韓】 《追》 番外十九 線下聚會(五)

 

車隊大部隊一路開到了山里的度假小別墅,細腰舞一車的人早已等候多時,把別墅里的房間前前后后都看二三十遍了,之后又等了將近一個小時,最末尾的陳子墨也終于帶著兩位姑娘和睡了一路的顧弦到達了目的地。

 

佑哥召集大家在一樓客廳集合,自己則站在二樓從高處俯視,給大家拍了幾張集體照,之后便宣布房間的分配。

 

在場的五十四人中女生有十八位,這別墅雖然房間不少,可還輪不到一人一間、兩人一間的地步,于是就把單獨的房間盡量留給女生們居住,而男生們則將就一下,在幾個鋪著地毯的大房間里打通鋪。對于這一點,男生們也沒有什么異議。倒是有人調侃紅狐絕唱,問他要不要去睡女生房間,被一頓嬉笑打鬧。這小子似乎也承認自己娘炮,卻絲毫不以此為恥,倒也是一種活法。

 

此時正值下午四點左右,離晚飯時間還有將近兩個小時,于是大家商量著去附近的真人CS營地打個小比賽。女生們一聽需要穿著迷彩服在山林坑地里摸爬滾打,個個面上都充滿著堅定的排斥。要知道這可是在現實里,她們一個個打扮得光鮮亮麗而來,這要滾個土沾個泥,又不是游戲一刷新就沒有了。姑娘們的形象包袱還是很重,最后都決定留下準備晚上燒烤用的食材。

 

而男生們之中原本也有不想去的,這會兒也不好意思了,仿佛留下了就很不爺們兒似的,于是一股腦兒地出發了。

 

老實說,韓家公子對這種粗陋的野外活動也沒多大好感,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躺在軟綿綿的沙發上喝個醉生夢死。然而看到女生們已經嘰嘰喳喳地從“這里環境不錯啊”聊到了“哎呀你這個面膜不錯呀”“是啊是啊!我有一個姐們兒專門做這個代購,給你介紹介紹……”,韓家公子覺得,他還是跟著大部隊去野外浪一會兒吧。

 

到了真人CS基地,男生們分成兩隊,從基地的工作人員那里領了服裝和裝備。基地的管理人員是一個穿得很叢林野戰風的大叔,分配到韓家公子時,大叔隔著酷酷的墨鏡說道,“就你一個女生啊?這山上坑多,一會兒丫頭你可小心點兒。”

 

韓家公子臭著臉沒應他,周圍的漢子們都開始憋出淫蕩的笑,卻誰都不去說破。最后還是顧飛厚道,走過去一把勾住韓家公子,說,“大叔您帶著墨鏡眼神不好,他是男的。”韓家公子斜著眼瞪了他一下,顧飛就像給小動物順毛一樣摸了摸韓家公子的肩膀。

 

大叔一聽,從鼻梁上攬下墨鏡,仔細瞧了瞧韓家公子,“喲,抱歉抱歉,這小伙兒長得忒俊了。”可是看這倆小伙子的氣氛,怎么總感覺像是一對小情侶呢……大叔對自己的第六感產生了一絲懷疑。

 

大家穿戴完畢,一起往山林場區走去。顧飛覺得雖然他身在A隊,卻有種被AB兩隊同時視作目標的感覺。“你們一個個的不要殺氣都那么重嘛。”顧飛談笑道。

 

沒想到兩隊人立刻都露出了惡霸式的笑容。平時游戲里誰都不能把千里一醉怎么樣,換到現實里用槍的話,難道還會怕他?一來是遠程攻擊,子彈可比顧飛的身手快得多,二來這是在現實里,反而禁錮了顧飛的身手,他既不可能像游戲里那樣無所顧忌地對他們舞刀弄劍,更不可能用真功夫來和他們肉搏,要知道,隨便被顧飛來那么一下都很有可能有性命之危的。仗著這一點,在現實里一身武藝的顧飛,反倒是落了下風。

 

顧飛感覺到撲面而來的殺氣,忽然有點瘆得慌,不好的預感油然而生。果不其然,不論是A隊還是B隊,都在比賽開始的第一時間急火了顧飛。顧飛苦笑著,帶著一身滿滿的彩蛋顏料,光榮地第一個退場了。看來大家都想過一把“打敗千里一醉”的癮啊!

 

顧飛回到休息區,突然想起了自己老爹的話,“要擊倒對方,最好的方式是打手槍”,真是一點都沒有錯。

 

過了約莫半個小時,兩隊似乎也沒分出個什么勝負,到了這林子里也不像游戲里有頻道可以互通信息,大家瞎打一氣,毫無章法可言,只是把手里的子彈打光了過了一把癮,就接連退了出來。有些人帽子掉了,有的是鞋掉了,還有的臉上臟兮兮的全是土,看大家的激烈程度,似乎也玩得很嗨。

 

最后點了一圈人,發現還少了一個人。

 

“公子呢?”顧飛站起來,到處張望。他坐那兒看半天了,立即就意識到韓家公子還沒有出來。

 

“看到公子了嗎?”

 

“沒有啊!剛才就一直沒見他人。”

 

“不會是藏在哪個角落里睡著了吧?”精英團的眾人面面相覷,覺得這個很有可能……

 

“那快進去找找吧。再晚一會兒天黑了就麻煩了。”劍鬼說。

 

由于這運動比較激烈,大部分人都把手機寄存在了場區外,韓家公子也不例外。這會兒聯系不上,大家只能分了小組帶上手機,進去地毯式搜索。

 

顧飛表面上鎮定,心里卻有些著急,腳步也越來越快,不知不覺就脫離了隊伍。

 

“千里你慢點兒!”身后的漢子們上氣不接下氣,剛運動完,此刻再跑都有些力不從心。

 

顧飛掃了一眼樹林,在不遠處似乎有一塊高地。顧飛知道那人平素最喜歡找這樣的地方觀察局勢,于是就往這方向找去,果不其然,在那塊高地附近的樹下找到了韓家公子。

 

韓家公子把迷彩服墊在屁股底下,靠在樹上,眼睛倒是睜得老大,既沒暈厥也沒睡著,看到顧飛過來,眼神一下松懈了下來。顧飛也松一口氣,走過去,蹲到他身邊。

 

韓家公子面無表情地說,“你再不來,我就要無聊死了。”在這么個破地方,既沒有酒喝,又沒有手機可以看,實在是很難熬。

 

顧飛翻過他的雙手看了看,手掌擦破了,能看到血跡,好在不嚴重。

 

“你這是干嘛了?掉溝里了?”顧飛抬起他的手掌吹了吹。

 

“我想找個清靜的地方躺一會兒,誰知道現實里爬樹和平行世界里不太一樣……”韓家公子說。

 

顧飛看看他挺直僵硬的腿,“腳是不是崴了?”

 

“嗯。”

 

顧飛蹲過去替他脫掉鞋子,用手輕輕按摸了一下腳踝,韓家公子立刻疼得呲牙。“沒大事,就是扭傷了而已。”顧飛替他穿好鞋,聯絡了一下佑哥通知大家都可以回了。

 

“來,我背你出去。”顧飛把韓家公子扶起來,韓家公子比想象中的還有精神,略帶歡快地用他沒事的那只腳一蹦,跳到顧飛背上,兩條手臂環住他的脖子,舒舒服服地癱到了顧飛身上。

 

顧飛把人往上顛了顛,一邊往外走一邊柔聲埋怨道,“你說你,好好的去爬什么樹?身手這么不利索,還不跟我學兩趟功夫……”

 

韓家公子趴在他背上,閉著眼睛,美美地道,“嗯嗯,功夫大王,厲害死了你。”

 

“你受傷了怎么也不想辦法給別人留點信號,要是沒人來找你怎么辦?”顧飛說。

 

“你不是來了嗎?”韓家公子說。

 

“今天要是我沒找著你怎么辦?天一黑,給狼叼了去。”

 

“你是白癡嗎?”韓家公子的聲音透著慵懶。

 

顧飛正色道,“我可不是瞎說的,以前就聽我大伯說過,這邊的山里真有野狼……”

 

“你轉過來。”韓家公子說。

 

“干什么?”顧飛扭頭,就感覺側臉上突然一熱,韓家公子居然在他面頰上親了一口。

 

顧飛怔了怔,又把人往上一抖,一本正經地說,“我警告你啊!不許在外面這么勾引我……”

 

韓家公子一口咬上了顧飛的耳朵。

 

“嘖!別鬧!”顧飛皺著眉,耳朵火熱。

 

當大部隊站在場區外頭,看著這兩人卿卿我我地一個背一個走出來時,內心都是一波一波大浪拍打著寬廣的馬勒戈壁……媽蛋,早知道還等個屁!丟他們兩個在里面自生自滅得了!這時,有原本對顧飛和韓家公子不太熟悉的漢子們也漸漸發現了微妙之處。“這兩家伙,感覺不太對啊……”

 

基地的大叔推了推墨鏡,內心嘀咕道,“我果然沒有看錯……”

 

【顧韓】 《追》 番外十九 線下聚會(六)

 

韓家公子腳扭了。

 

這消息在漢子們回到小別墅之前,就已經傳到了姑娘們的耳朵里。這下可熱鬧了!姑娘們嘰嘰喳喳議論得特別激烈,很快就分為了三派。第一派是主張韓家公子被千里一醉背著回來的,第二派是主張公主抱抱著回來的,最后一派覺得韓家公子一個大老爺們兒,不至于這么柔弱,最多是被攙扶著回來的。

 

結果顧飛背著韓家公子進門的時候,就看到姑娘們那么多雙眼睛盯著他們,面上各自露出了迥異的喜悅和惋惜的神色。發生了什么?顧飛很懵逼。

 

漢子們在野外滾了一身土,一個個輪流去洗澡。好在這小別墅有三層,浴室就有三間,輪流速度倒也不慢。

 

劍鬼洗完澡出來,想去看看老友韓家公子的情況。走到一樓大廳,一眼瞧見韓家公子坐在沙發上,顧飛單膝跪地,手上捧著韓家公子的白潤玉腳,不知道是在揉按還是在干什么。兩人都低著頭,顧飛偶爾抬起頭來,看著韓家公子問著什么,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

 

劍鬼抽下掛在肩膀上的毛巾,擦了擦一頭掛水的直短發,一個轉身上樓去了。真是,嫁出去的死黨,潑出去的水啊……

 

一圈漢子洗完澡,輪到最后的顧飛和韓家公子。顧飛把韓家公子背到三樓浴室,又去拿了換洗衣物遞給他。韓家公子單腿跳著進浴室,前腳剛進,后腳顧飛就跟了進來,關門落鎖。

 

“你干嘛?”韓家公子斜眼顧飛。

 

“幫你洗澡啊。”顧飛答得理直氣壯。

 

“我又不是殘疾了,洗澡還用你幫?”韓家公子說。

 

“你老這么跳著,我怕你滑倒。”顧飛說。

 

“不行,你出去。”韓家公子說。

 

“又不是沒看過,害什么臊啊。”顧飛笑了。

 

“靠,害你妹的臊。”韓家公子一邊說著,一邊把顧飛往外推。

 

顧飛把他的手按在自己胸肌上,身子紋絲不動,“那你說為什么不讓我一起?”

 

韓家公子看著他的臉,覺得很納悶。明明是一臉正氣,為什么就是透著一股流氓的氣息……

 

“算了,隨便你吧。”韓家公子轉身,脫掉一件上衣,扭頭過來警告說,“不許亂來啊。”

 

“亂來什么啊?”顧飛笑。

 

媽的!這明知故問的嘴臉,看得韓家公子想咬他。也沒搭理顧飛,自顧自地脫光了衣服,進了淋浴間,沒多久,顧飛就也裸著進來了。玻璃門關上的一瞬,韓家公子聽到自己隆隆的心跳聲。緊張什么?真是見了鬼了!

 

打開噴頭,沒多久,淋浴間的玻璃門就布上了一層白花花的水蒸氣。狹小的空間,熱氣沸騰,真是太適合干些什么了……顧飛倒了兩人份的沐浴露,把韓家公子全身上下都摸了個遍,摸著摸著,就抱了上去。靠得太近了,不接個吻交流一下都對不起這個距離。

 

于是顧飛順勢吻了下去……

 

(一輛消失的車后)

 

顧飛把癱軟地靠在墻上休息的韓家公子抱起來,一邊又給他洗洗洗,笑瞇瞇地問,“舒服了嗎?”

 

韓家公子癱在他身上,有氣無力地把玩著顧飛的金槍,“不會真要在這里做吧?”

 

“不會。”顧飛說。

 

韓家公子驚訝,“這么好?”他可是做好了被就地處決的準備了。

 

顧飛歪過腦袋,親吻著他,“你叫得太大聲,影響不好。”

 

“我日!”韓家公子沒好氣,罵了一句又掛回他身上,“那你這個……怎么辦?”

 

“我有我的辦法。”顧飛信心滿滿。

 

“什么辦法?”韓家公子看他。

 

顧飛笑而不語,把人扶起來,關掉水龍頭,“洗完了,走,出去吧。”

 

兩人用自帶的毛巾把全身擦干,韓家公子穿衣服,順便瞅了眼顧飛的小兄弟,疑惑他要怎么解決。

 

就在這時,顧飛突然閉上眼,一動不動。韓家公子就眼睜睜地看著他的小兄弟一點點消了下去……

 

“我靠!你這是什么妖法?!”韓家公子大驚。

 

顧飛睜開眼,哭笑不得地看著他,“你想喊得全樓上下都聽見么……”

 

韓家公子自覺剛才確實受驚之下嗓門兒大了些,又壓低聲音問,“你這怎么弄的?”

 

“靜心訣。”顧飛答了句,若無其事地開始穿衣服。

 

“這么靈驗?”

 

“那是,我定力可是練過的。”顧飛自豪。

 

“那為什么你老說你忍不住了……”韓家公子想起無數個片段,覺得自己被坑了。

 

“呃…”顧飛驚覺自己犯了個小失誤,居然把真話說出來了,笑呵呵解釋道,“這個,也是有技能冷卻的嘛!”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