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 《追》 第三百八十四章?魔法地牢

作者: admin 分類: 《追》 發布時間: 2018-08-26 00:10

【顧韓】 《追》 第三百八十四章?魔法地牢

 

這“兵之甲”行會沒啥好說的,就是一中規中矩的正常行會,會長“焚寂”還是戰無傷的老熟人,和劍鬼和韓家公子這種網游界的老前輩也都多少有點相識,賽前在比賽地圖門口各種寒暄了一下,就各自進圖等候。

 

小野這天是一個人來的,身邊倆妹子對這種打打殺殺的比賽活動沒多大興趣,相約逛街去了。難為他一個對各種情況都不太了解的小號,懵懵懂懂地也算是成功摸到了進圖的地點,大致弄清楚了今天這比賽是要干嘛。

 

由于某個特殊原因,他們三個在這行會里也就是寄居,和行會里的人都不能走得太近。當初介紹他們進行會的人是小野他們三個人的大學同學,隔壁系的學長,但是和他們專業不同,屬于將來都不用出來拋頭露面的的那種,玩起游戲來自然也沒什么顧慮。因為知道他們三個的特殊原因,進了行會以后也沒太積極地把人往團隊領,只是偶爾有練級活動時會帶人去蹭蹭經驗。再后來,這學長哥們兒干脆跳槽去了另一家行會,直接就把這仨學弟學妹給放養了。

 

沒人教沒人帶,這游戲小野也算玩得稀里糊涂,但好歹是男生,比兩個姑娘熟悉得快一些,加上本身肢體方面就有專業訓練過,肢體協調性還是很好的。他玩的是弓箭手,像櫻冢月仔擅長的邊跑邊射這種高難度動作,一般沒個個把時間訓練是很難掌握的,但小野一來就能輕松完成了。這就是天賦。只不過,“這是一件很厲害的事”這件事,他腦子里是一點概念都沒有的……

 

跟著大部隊進了比賽前的“等候室”,才想起來在門口等著更有機會看到千里一醉,或者是那個疑似是自己表兄的人,結果一問才知道進來以后就出不去了,只能乖乖等著進圖。

 

倒計時之后,眼前一黑,再亮起來時,發現自己身處一個昏暗的山洞,周圍有幾點幽幽的燭光。咦?比賽地圖是這樣的嗎?他本以為應該是在戶外更寬廣的場地上。

 

小野身側剛好貼著一道監獄似的鐵柵欄,從頭頂的石壁一直扎到地下,讓他一瞬間恍然覺得,自己好像在坐牢……而鐵欄桿的另一邊,有著一群和自己同樣茫然無措的臉。

 

“怎么回事?”此刻站在比賽地圖里劍鬼等人發出了疑問。他們和平常一樣等著地圖刷新,進來之后自己是站在青天白日之下了,可一點人數發現不對,少了不少人啊。發消息也聯系不上,行會頻道里喊了,那部分人也沒人回復。難道又出和上一次一樣的地圖BUG了?

 

答案很快揭曉了,他們撞到了一個特殊規則的地圖。而像這樣新的特殊規則地圖,據說在總的地圖庫里只占了百分之三十的幾率。

 

他們每個人都收到了信息提示,而這串提示頗長,講述的是這場比賽的判勝規則。場面一時間有些靜默得詭異,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低頭在看這么一大串比賽規則寫的是啥玩意兒。

 

這種長篇大論的東西,很多人是沒耐性看下去的,還有人看了半天也沒看懂,等著別人來解釋。而像劍鬼這種水平的玩家,掃了一遍全文之后,就大致理出了頭緒。

 

他們所處的戶外地圖,被一圈石壁包圍,而在東南西北四個正方向的石壁處,有四個魔法地牢。他們兩邊人馬都隨機有不同人數的成員刷新在了牢里。牢里牢外的人之前信息是不通的,門口也被魔法封印,無法從外面看到里面有多少人。也就是說,外頭的人無法知道他們有哪些人在哪個牢里。牢里的雙方人馬,被一道鐵欄隔開,互相之間由系統隔離。

 

在牢外的人,除了PK廝殺,還有一個重要的任務,就是按照刷新提示去尋找四個藏著開啟牢門鑰匙的寶箱,對應開啟牢門之后,牢里的弟兄會被釋放出來,和自己一起加入戰斗。

 

而沒有按時打開牢門的話,系統每十五分鐘會隨機升起一扇牢里的鐵欄,這樣牢里的雙方就能開戰。由于每個魔法牢里隨機到的人員不同,于是就像被關在密室里一樣,實力強的一方將實力弱的一方碾壓干凈是極有可能的事。至少他們相信,系統不會厚道地給你安排個勢均力敵的陣容。

 

這么一來,不確定因素就很多了,因為牢里牢外無法互通消息,根本沒有辦法有計劃有針對地去救人,只能靠運氣。

 

好在佑哥人在外頭,在劍鬼把規則的說明普及下去之后,佑哥已經很快整理出了失聯人員的名單,占了他們參賽人數的五分之一。而這些人里頭,也包含千里一醉和韓家公子。

 

“千里在牢里,怎么辦?”佑哥推了推眼鏡,似乎有點替那個牢房里對家的兄弟表示默哀。

 

劍鬼眼皮都沒眨一下,“該怎么辦怎么辦,分隊,找寶箱。”雖然顧飛的作用很大,可劍鬼從來不覺得沒了他就不行了。

 

佑哥收起點名用的記錄本,說,“不知道公子有沒有和千里分在一起。”

 

劍鬼奇怪地看了佑哥一眼,“行了,別瞎操心了,他倆都不是缺了誰就不行的人。”

 

佑哥也覺得自己這話說得不妥,可能是最近韓家公子和千里走得比較近,佑哥又是稍微知道些隱情的人,讓他一時產生了捆綁的錯覺。

 

此時,被關在四處牢里的人也差不多解讀完了游戲規則,各自新鮮地對著鐵牢另一邊的敵人來了一出近乎“王八對綠豆”般的殷切觀察,各自盤算著如果這頭的鐵欄開啟,自己這邊會有多大勝算。

 

其中一處魔法牢,“兵之甲”行會的兄弟們一臉死灰,沉默地坐成兩排,盯著鐵欄對面的五個人。其他四個不重要,哪怕其中有一個是大名鼎鼎的第一戰士戰無傷,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人身邊盤著腿正襟危坐的黑衣法師,人人見之色變。

 

再換另一處大牢,相反的,“兵之甲”的成員個個容光煥發一臉興奮,他們的鐵牢對面只有一個人,還是個牧師。這就像是落入狼群的一只小羔羊。只不過他們再這么盯下去,畫面實在有些詭異的猥瑣……畢竟那人再如花似玉也是個男的。

 

韓家公子支起一條腿,背靠在地牢的泥墻上,對面前的虎視眈眈視若無睹。他抽出一瓶酒咬開蓋子,大喝了幾口,看不出一絲緊張或者驚慌,一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豪情模樣,心想:媽蛋,趕緊來救老子。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