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追》第三百九十一章?毒蔓

作者: admin 分類: 《追》 發布時間: 2019-01-14 00:03

【顧韓】《追》第三百九十一章?毒蔓

 

戰局一觸即發,顧飛一向對自己的功夫無比自信,尤其在這平行世界玩了一年多,對各個職業的PK模式早就爛熟于心。可面對冷風過境,顧飛絲毫沒有掉以輕心,在看到那人也是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后,心中更是加以提防。他們這種有錢人,指不定有什么一般人沒有的門道,就跟細腰舞一樣,那身上千奇百怪的東西,甭管用不用得上都喜歡往兜里塞。顧飛覺得,有錢人的毛病應該都差不多。

 

所以這一次,在冷風過境消失之前,顧飛就對他做了一次全身的裝備鑒定,結果非常不盡如人意——就像沒鑒定過似的,全是問號。那人身上也沒有PK值,顧飛沒法使用百分百鑒定,但他可以確定的是,冷風過境確實是有備而來,身上能武裝的地方絕不缺件,可見也是傾盡了全力。

 

當下冷風過境使出了盜賊的潛伏,顧飛卻感受不到他的位置,很明顯,那人也是取過經做過功課了,對自己下了一番工夫研究,這就讓顧飛更加戒備。

 

可不管怎么樣,當他需要攻擊目標時,還是會用視線確認目標,有那一剎那的破綻,對顧飛來說就已足夠。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冷風過境依舊沒有出手,也沒有暴露行蹤。像他這樣的刺客,潛伏的程度已經達到了只要自己不主動暴露就可以永遠隱藏下去的地步——這對刺客來說并不是一個很高的要求。

 

難道這家伙是在跟我比耐性?顧飛心想。明知道我游戲時間不能很長,故意用這種拖延戰術?

 

風呼呼地刮過,顧飛沒有動,冷風過境也沒有動,倒是一邊的飛璇影坐不住了,不耐煩地吼了一聲,“喂!磨蹭什么呢?要打趕緊的呀!”他和劍鬼耐心不同,可看不慣這磨磨唧唧的PK。

 

就這么一聲吆喝,突然間分散了顧飛原本十分集中的注意力。也就在這時,顧飛感受到了凜冽的殺氣!黑色殘影飛快地向他席卷而來!

 

顧飛的劍本能地指著目標而去,不料卻劈了個空。

 

那道黑色殘影忽然變得有一些古怪,以一種順暢且極其高速的運動軌跡,刷得劃出一道弧線,直接繞到了顧飛背后。

 

影弄足!!!

 

顧飛驚訝,這一招他見過,更是接過!只是沒想到,冷風過境什么時候也學會了這招?

 

影弄足的黑色殘影,與冷風過境原本的疾速行動十分相似,本身就具有迷惑作用,兩招接在一起使用,效果出其不意。

 

背對刺客,那是非常危險的行為,但顧飛可是近戰法師,身子一旋,一個雙炎閃就劈了出去!

 

不想身后那人不避不逃,硬是扛著雙炎閃的火光,朝顧飛揚起一把金色沙塵。

 

什么東西?!顧飛第一時間想起了顏小竹的致盲技能。這玩意兒要是中了,對顧飛來說非常麻煩。他反應極快地劍尖一指,一個瞬間移動離開了冷風過境的攻擊范圍,一下子拉開了七八米的距離。他心下了然,想必冷風過境為了對付他,身上穿了高火防的裝備。

 

顧飛站穩后定睛一看,眼前一片清明,并沒有致盲的跡象。那這些沙子是什么東西?顧飛抬腳想要位移,卻發現自己的上身仍可以活動,腳下卻生生被釘住了一樣無法動彈。

 

“是不是不能動了呀?”遠處傳來冷風過境輕描淡寫的笑聲。

 

打斗中給你解釋一下原理,這是動畫片里才有的事。冷風過境只調侃了一句,便握著他那把熒藍色的匕首殺氣騰騰地沖了上來。顧飛雖然被限制了行動,內心卻不慌亂,他的上半身可以活動,要應付對手也不是不可能,這會兒正不動聲色做好了應接的準備。

 

就在冷風過境快要靠近顧飛的時候,一聲疾響穿過樹叢,朝冷風過境射了過去。

 

冷風過境腳下一個急剎車,那支箭就在他胸前擦身而過,想必是射箭的主人算計好了他的行動速度,才射出的這一箭。有點水平嘛!雖然游戲里對弓箭手的準頭有輔助修正,但是這輔助有時會顯得死板,尤其是在射活靶時,箭速不夠就容易脫靶。真正的高手不會依賴這種輔助,有時甚至會主動取消輔助功能。

 

剛才這一箭看招式形態,應該是弓箭手的狙擊,但那力量和速度卻不像是同等級的弓箭手,而是要弱一些,如果不是等級低,就是個菜鳥!

 

這一箭過后,在場的三個男人都不是吃素的,幾乎是整齊劃一地朝同一個方向望去,第一時間就找到了來箭的方便。好好的決斗被人中途打斷,冷風過境十分不快,施展了疾行朝弓箭手的方向追了出去。

 

而飛璇影也是一個疾行來到了顧飛身邊,四處警惕著。

 

“什么情況?”顧飛看他這么警惕,覺得自己也不好意思不警惕一下,四下防備。

 

飛璇影一臉肅殺,”我哪知道!”

 

“那你過來干嘛的?”

 

“保護你啊大哥!”

 

“哈?”顧飛玩游戲這么久,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對他說這種話,頓時有些新鮮。

 

“哈?個屁!你不是不能動了嗎?”看來他是怕有人趁火打劫,趁這個時候來對付顧飛。

 

“你知道我不能動了?”

 

“廢話。”我都被人拿來做過實驗無數次了!飛璇影心里嘟囔。

 

“這是什么技能?”顧飛問。

 

“毒蔓,其實是一種毒,你中毒的位置越遠,無形的藤蔓就纏得越緊。如果只是在原地,腿腳還是可以活動的,離得越遠,速度越慢。”飛璇影說。

 

“難怪。”顧飛已經明白了,他剛才一下瞬移出七八米,直接就把腳下鎖死了。“是卷軸技能,還是匕首技能?”

 

“是……喂喂喂!告訴你這些已經夠意思了啊,我不能再賣兄弟了!”飛璇影說道。

 

“那這個技能多久能解?”顧飛問。

 

飛璇影瞥了眼顧飛的位置,心里一盤算,“還有四十來秒吧。”

 

“這么久!”四十來秒,加上剛才消耗的時間,得有一分多鐘吧?

 

“這技能隨著時間的推移效果會逐漸減弱。誰讓你反應那么快,一下移那么遠,就像一根繩子,你一拉,直接打了個死結。”飛璇影說。

 

“哦……”看來這種技能,真的是針對那些反應快、速度又快的人。可一旦知道原理,下一次就不會上當了。一般人被盜賊近身,除非是近戰,都會想著往遠處跑,越跑越會被減速,反而站在原地硬扛的話比較容易應對,然而遠程站在原地硬抗,那不是找死嗎?

 

飛璇影見冷風過境跑出去好一會兒還沒有回來,周圍也沒什么特別的風吹草動,才悠悠地放下架勢,和顧飛閑扯起來,“這種控制技能啊,單挑的時候最好用,要是團戰,隊里要是有牧師,或者法師,就歇菜了。”

 

顧飛眨巴眨巴眼睛,虛心求教,“為什么呢?”

 

“因為牧師和法師有技能可以解控啊。”

 

顧飛又眨巴眨巴眼睛,“哦?什么技能?”

 

“就是……”飛璇影話到嘴邊,突然反應過來,“哎呦我去!你他媽是個法師!”這不能怪他,經常有人會忘了顧飛是個法師這一事實。

 

“你一個法師,居然沒去學解控技能?”飛璇影覺得不可思議。

 

顧飛想了想,“沒用到過……”

 

飛璇影:“……”確實,以顧飛的速度和身手,能控住他的人,不多……

 

“哪里能學?”顧飛問。

 

“卷軸,市面上各種效果的,挺多的……別說我告訴你的啊!”這其實不是什么秘密,飛璇影只是覺得這千里一醉有點缺心眼兒……不是……是與眾不同。

 

“好好知道了。”顧飛笑瞇瞇。

 

“那貨怎么去了這么久……”飛璇影望了望遠處,小聲嘀咕。

 

 

 

小樹林的另一頭。

 

冷風過境作為一個以速度見長的頂尖盜賊,沒花多少功夫就追上了目標。一腿就把對方掃到地上,跟著一翻身,泰山壓頂地坐到對方腰上。他可不像飛璇影那種力量型盜賊,一巴掌就能把人按住。極品匕首橫在那人脖頸之間,輕輕一劃拉,就能要了那人小命。

 

身下的家伙身形不高,一身普通的弓箭手裝扮,鑒定下來的結果,在冷風過境眼里就是一堆連名字都記不住的垃圾。只是在一堆垃圾中,那人的頭部裝備更是垃圾中的垃圾,顯示的竟然是“一塊木頭”。

 

冷風過境反應過來,這根本不是什么頭部裝備,這就是一個面部裝飾品!外形搞得這么花哨,他還以為是什么好東西。

 

只是讓他比較意外的是,這人居然只有三十多級,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個合格的“刺客”殺手。那他突然攻擊自己又是什么目的?難道是要殺千里一醉,不小心射歪了?

 

冷風過境對著朋友嬉皮笑臉,對待敵人就沒什么耐性了,冷酷地問,“你是什么人?”

 

“關、關你什么事?!”小“刺客”聲音怯怯的,居然還挺桀驁不馴的。

 

冷風過境沒說話,居高臨下地盯著他,眼神如冬天般寒冷。

 

小刺客被他盯得有些發毛,顫顫地壯著膽說,“我、我警告你啊!你最好別動我!還有啊,不許碰我的——啊啊哎呀!”他話還沒說完,冷風過境一把掀掉了他的面具,動作粗魯了些,連著發繩一起給扯斷了,原本綁著馬尾的黑發散了一地。

 

小野呆住了。沒想到這人這么惡劣!都不等他把話說完!

 

冷風過境也呆住了。一個明眸皓齒的小美人瞪著眼蹙著眉瞅著他,又是驚訝又有些畏懼,就像一只裝兇的奶貓……只是總覺得這張臉有那么一些眼熟……

 

四目相對,尷尬的風冷冷地在臉上胡亂地拍。

 

冷風過境回過神來的第一反應,居然是眼神往那人胸口瞟了一下,仿佛是在確定那人的性別。

 

小野看他瞄自己胸口,下意識地雙手交叉捂住胸口。跟著真想抽自己一巴掌!自己一個大男人,捂個毛線的胸!他這才反應過來,這時候最應該捂的好像不是胸,于是刷地抬手捂住自己的臉,捂了一會兒發現眼前一抹黑,又偷偷分開一對手指,把眼睛露出來……

 

冷風過境看他這模樣,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怎樣了,張口道:“你是……”

 

像是預見到了冷風過境想說什么話,小野惱羞成怒地低聲吼道,“靠!我是男的!”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