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架空武俠】 陵霄 第三十八回

作者: admin 分類: 顧韓其他 發布時間: 2019-02-28 21:50

【顧韓架空武俠】 陵霄 第三十八回

 

情事過后,韓家公子著實有些行動不便,這天夜里,顧飛便帶著韓家公子在附近找了個山洞,暫且休息。

 

顧飛也不知從哪兒弄來些干草,鋪了個還算柔軟的“床榻”,又撿了些樹枝搭起柴火烤了兩只野兔,兩人吃飽喝足,就偎在一起發呆,看著柴火在眼前噼里啪啦地跳動,享受這江湖紛亂中難得的安寧。

 

“你干這些粗活怎么這么熟練?”韓家公子沒有內力,又剛遭完折騰,身子弱些,荒郊野外的到了夜里有些畏寒,顧飛便把人擁在懷里,替他驅趕寒意。

 

“習慣了,這些年跑江湖,多的是住不上客棧的時候,露宿野外也是常事。到了西北苦寒之地,更糟的地方都睡過,有時候幾天都吃不上一口干糧。”顧飛道。

 

韓家公子奇怪道:“你不是顧家四少爺嗎?干嘛沒事找事吃這些苦?”他還記得顧飛有個兄長,那一看就是一身的富貴病。

 

顧飛說:“男兒志在四方,人往世間走一遭,也得活出點名堂不是?再說了,嘗盡世間百苦,方知何為安樂。”

 

韓家公子不屑地哼笑一聲,“所以當大俠的,天生就是勞碌命?還是自己上趕著的。”

 

顧飛也不惱,輕柔地跟他說道,“你生得富貴,也許不能明白,有時候自己的綿薄之力,卻能救人于水火。許多人生來便陷于困苦災難,誰不想生來錦衣玉食,衣食無憂?人命哪有貴賤之分。”

 

韓家公子撇撇嘴,不想跟他聊這些大義恩德的無聊事,他現在只想確認一件事……

 

“喂,你藏起來那個劍穗,哪兒來的?”韓家公子問道。那流蘇的編法和常物不同,出自他教中一位弟子之手,他原本覺得好看,便取來掛在心愛的酒壺上,不想多年前一次外出弄丟了。

 

“多年之前撿的,”認清了自己的心,顧飛也不再隱瞞,“在一處酒庫里。”

 

“什么東西都亂撿,也不嫌臟……”韓家公子嘴上埋汰,面上卻笑開了。

 

“那天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小酒鬼,把一整個酒庫的酒都偷光了,現在想起來還覺得奇怪……”顧飛語氣刻意,分明是揣著明白裝糊涂。

 

“那你這么多年還留著這么個破東西做什么?”韓家公子問。

 

顧飛望著跳動的火焰,低聲道,“一朝醉,夢難醒……留個念想……”

 

韓家公子忍不住咯咯咯地笑,“顧大俠這么早就打我主意了?”

 

顧飛道,“江湖之大,人海茫茫,我沒想過居然真的還能遇見你。”

 

“現在遇到了,又當如何?”韓家公子問。

 

顧飛緊了緊擁人的手臂,又順勢握住韓家公子的一只手,鄭重道,“定不負君。”

 

韓家公子笑得一臉不信,“你可想好了再說,你們這些名門大俠說的話,要是哪天牛皮吹破食言了,可是要名譽掃地遺臭萬年的。”

 

“君子一言。”顧飛淡淡說道,心中又想起臨危之下自己最真切的心緒,“命都可以給你。”

 

韓家公子聽罷,猖狂大笑兩聲,突然側過身,一手抬起顧飛的下巴,仿佛哪里的土匪惡霸上身一般,道:“往后你就是本公子的人了,要好好伺候你夫君,知不知道?”

 

顧飛看著他,忽地冷笑,抬手就點了他穴道。

 

韓家公子有不祥的預感,“做什么?”

 

顧飛滿臉正直,“當然是伺候韓公子了。”

 

 

第二天,顧飛左右手各提著一只野雞,哼著小調兒回來時,正遇上醒來的韓家公子滿臉陰云地坐起身來。

 

“醒了?”顧大俠春風滿面,精神爽朗。

 

韓家公子不說話,陰郁的神情添上了暴風雨的神色。

 

顧飛一看大事不妙,連忙狗腿地轉移話頭,“呃、你餓了吧?我這就給你烤野雞。”

 

韓家公子依舊沒吱聲,生悶氣般地一提蓋在他身上顧飛的外衣,背過身去又躺下了。

 

這家伙,昨夜點了他穴道,又撩撥似地將他全身上下摸了個遍,結果最后說什么“養精蓄銳”,便抱著他睡了……弄得他一身不痛快,簡直要憋出內傷來。這樣想著,韓家公子胡亂地卷起身上顧飛的外衫,狠狠往邊上一甩。

 

顧飛噤若寒蟬,默默烤雞……

 

原本約定了三天后與眾人匯合,沒想到顧韓二人修養一夜便恢復了精神,韓家公子收到劍鬼飛信,得知滅請教沒有絲毫動靜,而顧飛心系孩童走失一事,二人便決定提早返回一探。

 

他們在鎮上挑了間不起眼的客棧,要了間房,韓家公子便召來了劍鬼。

 

“你是說,滅情教這一日一夜,全無一人出教?連一點動靜都沒有?”韓家公子狐疑地敲著桌子。

 

“是,除非她們有別的出入口。”劍鬼說著,不禁偷瞄一眼站在一旁的顧飛。只見顧大俠持劍抱臂,站在一個離韓家公子十分微妙的距離,再近一分難免顯得過于親密,再遠一分則無法保護周到。

 

劍鬼突然有一種感覺,自己這份護衛之職,也許不久之后就能拱手讓人了。

 

“劍鬼,劍鬼?!”韓家公子皺眉。

 

“啊、是。”劍鬼慌忙收神。

 

“是什么是?你怎么魂不守舍的?”韓家公子問道。

 

“也許是那幽魂香的影響還未散盡吧,屬下無礙。”劍鬼也難得胡謅了一把,黝黑的面皮下有丁點心虛的臉紅。

 

“過來,我看看。”韓家公子道。

 

劍鬼走近,伸出一手給韓家公子診脈,一瞥眼,竟不當心瞅到了韓家公子虛掩的領口下藏著些羞于示人的痕跡。昨日分別,劍鬼自然是知道顧飛是怎樣個狀況,他倆這一走又會是怎樣個狀況。可他還是直覺哪里不太對,又瞅瞅顧飛行動如常,自家公子行動卻有些不利索,當場嚇得倒抽一口涼氣,一雙小眼睛定在了顧大俠身上。

 

顧飛立即就感受到了這奇異的目光,問道,“怎么了?”

 

“無事,無事。”劍鬼道。

 

教主啊!!!是屬下沒有照顧好少主!!!咱們家少主竟然做了下面的那個!!!劍鬼欲哭無淚。

 

“你心緒不寧,看來是還未恢復。”韓家公子把著脈道,卻未看出劍鬼波瀾不驚的面孔下是怎樣的驚濤駭浪。

 

放開劍鬼,韓家公子又問,“對了,怎么就你一人前來,落心呢?”

 

劍鬼:“呃……”

 

韓家公子蹙眉道,“吞吞吐吐的做什么?他怎么了?”

 

“他……”劍鬼再三猶豫,還是說了出來,“他覺得滅情教無人追出有所古怪,又……又混進教中查探去了。”

 

“胡鬧!!!”韓家公子拍案而起,“自作聰明!沒有命令擅自行動,他還有沒有把我這個主子放在眼里!”

 

顧飛忽然將手輕柔地放在韓家公子肩上,“別動氣,現在當務之急,是把花兄弟尋回來。”

 

“我也去!”白策汐忽然推門走了進來,身后跟著林望和崔渙之二人。

 

顧飛:“你們怎么找來的……”

 

劍鬼:“是公子讓我告知他們的。”

 

林望:“我們離開客棧,才發現根本相安無事,靜得有些太奇怪了,便回來看看。”

 

白策汐:“我必須再去一次滅情教,我還沒有見到師姐。”

 

顧飛:“你的傷……”

 

白策汐:“我的傷無礙,我……”

 

“等等,噓——”顧飛突然示意大家噤聲,聆聽了一下臉色一變,“有人來了!”

 

門外傳來腳步聲,忽然間,房門被一道真氣掀了開來,一位華服的妖艷女子帶著四五名隨從,踏門而入,帶著一陣奇異的香氣。

 

劍鬼轉身消失不見,隱匿了起來,眾人都是戒備,顧飛抬掌一落,掌風呼嘯著便將那詭異的香氣散盡了。

 

韓家公子連屁股都沒抬一下,只是抖了抖衣袖,舉起桌上的酒杯小酌一口,再道,“我道是怎么一點動靜都沒,原來是等著人引路,你是跟著誰過來的?玉姨。”

 

來人正是顏景玉。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