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哨向】暗夜星河(5)

作者: admin 分類: 顧韓其他 發布時間: 2019-05-20 19:11

【顧韓哨向】暗夜星河(5)

 

就這樣,顧飛連夜被“趕”出了重生紫晶,帶著他為數不多的幾件小破練功服,回歸了久違的流浪生活。

 

走在暖橙色燈光撐起的夜幕之下,顧飛在大街上駐足停留了一會兒,也不知道要往哪里去才好。

 

在進入非常逆天之前,顧飛就是個漂泊四方的野生武者,野外生存自然不在話下。只是最近幾年在非常逆天和重生紫晶過慣了舒坦的城市生活,一時之間有些不習慣。

 

顧飛雖然行李少,手頭卻并不緊,除了某項他根本不打算動用的“資產”,這幾年來他還靠自己攢了一點積蓄。

 

非常逆天的待遇算得上闊綽,雖說他是編外人員,劍鬼也會偷偷安排給他發“工資”。在重生紫晶的時候,有時暗中協助七月完成一些任務還會有傭金,再不濟,給食堂大媽出出勞動力還能拿點工錢。以重生紫晶在云端城的特殊地位,資源分配還是很富裕的。

 

顧飛在街頭吹了一小會兒風,決定在“去野外和貓頭鷹擠一晚”和“對自己好一點”之間選擇后者。

 

于是顧飛來到了一家不起眼的小旅店,要了一間最小的房間,準備先睡一覺再說。

 

夜越來越深,城市中的燈光也熄滅得只剩下三三兩兩,顧飛已經在夢里周游了世界一圈,屋內傳來他輕微的鼾聲,均勻綿長。

 

忽地,這間三樓木屋的窗戶慢慢被打開,無聲無息地鉆進一條黑影。黑影在屋里略作停留,確認了睡死的目標,才躡手躡腳地靠近,手中一閃,赫然是多了一把匕首。

 

豪不猶豫地一刀刺下,卻眼睜睜地看著床上的大活人就這么憑空消失了……黑影大驚!還來不及回頭,只覺得手腕一疼,匕首哐鏘一聲脫手落地,在肩膀被人拿住的一瞬間,一條又粗又長的東西猛得竄了出來,隔開了二人。他連忙往后一滾,拉開了距離。

 

顧飛看看面前緊繃著神經的蒙面黑衣人,一條碗口粗的蟒蛇圍繞在他身邊扭動著柔軟的身子,嘶嘶地吐著信子。

 

顧飛認出這是精神體,這人是個哨兵。最明顯的是,他自己的精神體“暗夜”也蹦了出來,站在他身邊。

 

那黑衣人見對方突然多了一個“人”,眼里滑過一絲驚詫。

 

顧飛用腳挑起了地上的匕首接到手里,瞧了瞧,隨手插進了自己的包裹。

 

黑衣人不為所動,顯然那匕首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兒。

 

“動作很快嘛,這就找人來報復了?”顧飛打了個哈欠,揉揉眼睛,儼然一副剛睡醒的樣子,“就不能等明天?讓人先睡個好覺。”

 

黑衣人沉默著,依舊保持著防守的架勢,和松松垮垮、滿身破綻的顧飛形成了鮮明對比。他面上遮著黑色的蒙臉巾,看不出表情,但那雙眼睛卻透著狡詐和狠毒。

 

顧飛見過不少哨兵,此人身上卻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像渾身籠罩著什么……黑色又陰沉的東西。

 

他本以為是不笑派來報復的人,現在卻越來越覺得不是那么一回事。顧飛動了活捉此人的念頭,毫無前兆地主動攻了過去。

 

結果黑衣人的蛇也迅速纏了過來。顧飛趁著空隙瞥了一眼暗夜,只見這家伙悠哉悠哉地走到床邊,又開始抬頭望月了……

 

顧飛那個恨鐵不成鋼吶!!!你看看人家的精神體!打個架都知道來幫忙,你倒好,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平時也不陪主人練練手,要你何用!要你何用啊!!!

 

顧飛內心咆哮著,手上絲毫沒有松懈,跟一人一蛇打得風生水起,因為想活捉此人,顧飛處處留手,將黑衣人與蛇兜得團團轉。

 

樓下的伙計聽到聲響,罵罵咧咧地走了上來。這小旅店不比什么大酒店,各方面都簡陋得很,門上也沒個插銷,那伙計就一推門闖了進來。

 

“吵什么吵?!干什么呢?!”伙計是個魁梧的大胡子。

 

“糟了!”顧飛心道不妙。

 

那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陰狠,朝著伙計的方向一個突進。

 

這可是抓人質的前奏,顧飛不再留情,用瞬間移動般的身法截斷了黑衣人的路徑,凌空一腳將人向反方向踢了出去。

 

“嘭!!!”巨大一聲,連人帶蛇,炮彈似地從暗夜身邊的窗戶撞飛出去,砸掉了窗戶邊的好大一塊木墻。

 

暗夜木著臉,無動于衷,黑色長發還在剛在身邊掠過的氣流中飄動,仿佛原子彈都不能打擾他欣賞外頭的風景。

 

顧飛沖到窗邊,街道上已沒了人影。人到了街上,原本顧飛就沒抱多大希望。

 

忽悠了大呼小叫的伙計,顧飛賠了些錢,在這漏風的房間里度過了平靜的后半夜。

 

 

 

之后的第三天,顧飛終于收到了七月約見的聯絡,地點是在七月的一個姐妹家中。

 

“什么,你是說最近受到了來路不明的黑衣人攻擊?”七月問。

 

“是啊,不是同一個人,但是感覺像同一波人。”短短兩三天,顧飛已經在不同地點應付了好幾次那晚那樣的偷襲,有的用刀,有的用箭,還有的赤手空拳。

 

“為什么這么說?”七月問。

 

“他們身上都有種奇怪的氣息。”顧飛說。

 

“奇怪的氣息?”

 

“說不清楚,總之,不太正常。”

 

“會不會是不笑?縱橫四海的人嗎?”七月猜測。

 

顧飛搖了搖頭,“感覺不像,我故意提了好幾次不笑的事來試探,他們都沒什么反應。”

 

“不管是誰,你現在暴露了,都得小心些。”七月提醒道。

 

“我沒事的,”顧飛絲毫不替自己擔心,“倒是你們,沒怎么樣吧?”

 

“沒事,不笑那個慫貨,那天利用職務之便闖進來本來就是違規操作,我就知道他不敢聲張的。”七月說。

 

“需不需要我替你教訓他一下?”顧飛摩拳擦掌。

 

認識一年了,七月也差不多了解顧飛的性格,知道他多半只是手癢想打架找個由頭,“別了大哥,你現在還是好好藏起來吧,”七月頓了頓,“如果你想進皇宮的話。”

 

顧飛的耳朵一下豎了起來。

 

七月微笑道,“再過十天,就是六城聯盟會的日子了,到時候我會安排個機會,讓你混進去。”

 

 

 

云端城一處隱蔽的郊外,重重把守之后是全云端城科技的核心——云端城最高研究所。

 

葉小五正在實驗室操縱著儀器,他的導師突然發瘋一般跑了進來。

 

“成功了!成功了!”導師緊緊抓住葉小五的肩膀搖晃,“小五!我們的實驗成功了!那小子真是個天才!我們云端城的技術將邁入一個新的領域!”

 

葉小五扶了扶被晃歪了的眼鏡,微笑道,“老師,恭喜您。”說完望了一眼另一處的實驗室。有史以來以最短時間最高成績通過向導測試的人,就在那里。

 

雖然他們因為研究的課題不一樣,在研究所很少見面,但葉小五一直很在意,因為……那人被送進研究所,原本是作為被研究的對象,而且還應該是自己的研究項目。短短半年多的時間,竟反客為主變成了研究者……他那個罕見又奇異的精神體究竟是什么……

 

這天晚上休息的間隙,葉小五路過通往研究所大門的長廊,一個高挑的白色身影悠悠地從他身邊飄了過去。葉小五吸了吸鼻子,依舊不喜歡那人身上濃重的酒味。身為一個科學家,身為一個向導,成天喝得醉醺醺的,像什么話?!

 

看他走的方向,葉小五很快意識到了不對,“你要去哪兒?”那人走的是出研究所大門的方向,門口有重兵把守,沒有許可是沒法輕易出去的。尤其,是他這個“皇親國戚”。

 

韓家公子似乎從來沒把葉小五放在眼里,這會兒聽到這句話居然停下了腳步,側過頭瞟了葉小五一眼,微紅著臉頰,眼角還攜著迷離的醉意。

 

忽地,他笑了,“去開天辟地。”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研究所的門打開了,外頭刺眼的燈光將背景變得一片朦朧。葉小五不得不瞇起眼,隱隱瞧見一個壯碩的男人一步步走了進來。

 

他很快認了出來,是韓文清。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