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 《追》 番外二十三 貓狗二三事(一)

作者: admin 分類: 《追》番外 發布時間: 2019-05-25 16:52

【顧韓】 《追》 番外二十三 貓狗二三事(一)

 

這是一年春夏交替之際,天光明媚,萬里晴空,偶爾拂過絲絲的小涼風,帶來一陣清甜的花香。

 

某個尋常的周五,顧飛上完了一天的體育課,又跟著體育教務組開了個小會,到了下午四點左右,收拾收拾便下班回家。途徑超市時,習慣性地順手帶了些食材出來,準備回家給家里那位祖宗做飯。

 

顧飛一路思考著一會兒做點兒什么菜。這些天韓家公子手里的項目時間緊任務重,一天天沒日沒夜地干活兒,顧飛思忖著可得好好給他補一補。

 

到了家附近,忽然瞥見街邊蹲著幾個背書包的孩子,約摸十三四歲,穿著初中校服。

 

顧飛作為體育老師,偶爾也會和別的學校做些合作交流,恰巧一眼認出了這是附近育德中學的校服。

 

這幾個娃,放學了不回家,蹲在這里干嘛呢?顧飛身為人民教師的責任感爆棚了出來,悄悄湊過去探頭張望。

 

原來他們圍著一只渾身臟不拉幾的小貓,那貓崽蔫蔫兒地窩在一個破爛的紙箱子里,身上的毛像是沾了泥水后又被吹干,凝固成了一坨一坨,看不清本來的顏色。

 

幾個學生圍著它,小心翼翼的樣子,似乎不像是在欺負。

 

終于有學生發現了靠過來的顧飛,一回頭,小眼珠轉了轉,突然喊了一聲,“顧老師!”

 

顧飛受到了驚嚇,心想這不是自己學生啊!怎么認識自己的?!面上依舊鎮定自若,點點頭:“誒,你們好。”跟著就覺得裝傻不是上策,誠實地問了句,“你們是……?”

 

幾個初中生都站了起來,其中一個揚著學生特有的高昂聲調,積極回答道,“顧老師!你不記得我們啦?!去年夏令營,你還帶過我們班活動呢!”

 

夏令營……難怪沒印象,那時好幾個學校在一起活動,人手不夠就把他們高中部的老師借去幫忙,老師都是按需臨時分配的,學生們穿著統一的軍訓服,根本分不清誰是哪個學校的……再說了,萬千學子,沒什么特殊之處的話,顧飛鐵定是不記得的。

 

“哦、哦……”顧飛也只回憶起有這么回事,繼而問道,“你們在這兒干什么呢?”

 

“顧老師顧老師!”一個帶著兩條杠標志的小男生說,“這里有只小貓受傷了!好可憐呀!”

 

顧飛其實剛才已經看見了,又裝模作樣地探頭瞧了瞧,學著哄孩子的語氣,“是哦,哪兒來的小貓。”

 

“它被丟在這里好幾天了,前幾天下雨也沒地方躲,我們給它留了傘,后來傘也不知道被誰拿走了。”

 

“這里附近還有很兇的大狗出沒,總是欺負它,顧老師你看,它的腿都受傷了。”另一個孩子說。

 

顧飛看了看小貓,那貓雖然精神不濟地窩成一團,看起來又有點邋遢,卻也不是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反倒是有些冷漠地低著頭,不給人類一個眼神。

 

嘿,倔強又驕傲的小家伙。

 

愣神了一會兒,孩子們嘰嘰喳喳說了什么顧飛都沒聽清,只聽到一個孩子說,“顧老師,你能不能收養它啊?”

 

“我?”顧飛一愣。

 

“是啊。”幾個孩子面露難色,仿佛都有心照不宣的苦衷,“我們家里都不讓養。”

 

“這……”顧飛猶豫了,撿只貓回去,不知道他家里那只“大貓”會不會炸毛……可是為人師表,就這么當面拒絕學生的話也會留下“不近人情、沒有愛心”之類的印象,影響他人民教師的光輝形象。

 

顧飛思慮再三,決定先做一下緩兵之計,“好吧,老師收養它。”

 

“太好啦!謝謝顧老師!”幾個學生可高興了。

 

“顧老師你真好!”

 

顧飛笑瞇瞇地在幾個孩子的贊美聲中放下手里拎著的購物帶,連盒帶貓一起端了起來,用胳膊夾在腰間,“行了,老師會照顧它的,你們早點回家吧,注意安全啊。”

 

幾個娃道了個別,在顧飛親切和藹的笑容中,背著書包溜溜地跑了。等他們跑遠,顧飛的笑容一下垮了下來,低頭看看了這個“燙手山芋”,臟兮兮的小家伙依舊無視他一般地縮在紙盒里一動不動,頗有種“看破紅塵,你愛咋咋地”的蒼涼感……

 

顧飛蹲下來放下紙盒,看了它一會兒,掏了掏兜里拿出手機,往家里那人手機上撥了通電話,鈴聲響了許久卻沒人接,想是那人在工作開了靜音。

 

顧飛放好手機,從購物袋里拿出一盒剛買的牛奶拆開,看了看周圍也沒有合適的容器,只好倒一些在手心里遞到小貓面前,意外的是,那皮包骨頭一般的小貓咪看到食物居然沒有撲上來,還往后縮了縮。

 

顧飛沒招了,接都接了,也不能真的放它在這里不管,只好再次夾起盒子,往家走去,心里想著,先帶回家放一會兒,等吃完晚飯給送到動物救助站去。

 

 

顧飛猜得沒錯,韓家公子聚精會神地忙了好幾個鐘頭,直到聽到有人進門的聲音才被打斷,扭了扭發酸的脖子,看了眼時間,恰好五點,是該顧飛下班回家的時間了。他拿起桌子上的咖啡杯,決定去倒點兒威士忌提提神。

 

出了房間,果然聽到廚房里傳來淅淅索索的聲響,是顧飛回來了。韓家公子來到客廳里的酒柜邊,挑了一瓶在杯子里倒了一些,放好后又淺淺地抿了一口,然后深深地吸了兩口酒香的氣息,整個人頓時舒暢了不少。每天只有在吃飯時候能喝那么一點兒,這是他們家的家規,有人“暴力執法”,韓家公子也拿他沒辦法。

 

味蕾得到了滿足,韓家公子放下杯子,踱步到陽臺上,搭配著舒展的哼哼聲,沖著夕陽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然后他一低頭……整個人維持著伸懶腰的動作,就這么僵持了十幾秒。

 

顧飛往冰箱里塞完東西,端著水果盤剛走出來,就看到一個漂亮人兒蹲在陽臺上,微長的頭發扎了個小揪揪,長長的劉海蕩在頰邊,臉上架著他那副無框眼鏡,正冷著眼和他撿回來的小臟貓面面相覷。

 

“哎——!”顧飛知道韓家公子向來有點輕微的潔癖,對這臟不拉幾的小東西一定不待見,連忙放下果盤,沖過來解釋道,“路上碰到幾個學生,硬要我收養這貓,我這不是沒好意思拒絕嗎……那啥,一會兒吃晚飯我就送去救助站……交給我吧,你別管了。”

 

韓家公子看他一眼,“哦。”也沒什么表示,站起身來,拿了杯子轉身進屋去了。

 

他路過身邊時,顧飛聞到一股子淡淡的酒味兒,忍不住絮叨道,“馬上要吃飯了,少喝點兒。”

 

“嗯……”韓家公子溫順又敷衍地應了一聲,懶洋洋地說,“今晚我想吃紅燒魚。”

 

“吃什么魚啊,今天就買了雞,晚上燉雞湯。”顧飛說。

 

韓家公子也不理他,自顧自地走了。

 

顧飛看看小臟貓面前的兩個盆,他剛才給倒了一些牛奶和清水放在那兒的,居然一點都沒動過,越發奇怪了,“誒嘿?你這小家伙,比我家那位還不好養活?”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