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 《追》 番外二十三 貓狗二三事(二)

作者: admin 分類: 《追》番外 發布時間: 2019-06-02 15:50

【顧韓】 《追》 番外二十三 貓狗二三事(二)

 

吃過晚飯,洗了碗,顧飛打開手機開始查詢動物救助站的地址,才發現最近的救助站也在離他們這里很遠的郊區,這大晚上的過去,不知道有沒有人接待。按照網上的信息打了電話過去,也無人接聽。

 

顧飛又往下翻了翻,網絡搜索的相關內容里關聯了一些話題,介紹了這些被送去救助站最終又無人領養的動物,大多是個什么結局,看得顧飛頓時郁悶了起來。他看看小臟貓,那小家伙特別乖,不吵不鬧也不動,就那么靜靜地窩著,要不是耳朵偶爾抖兩下,顧飛會懷疑它已經不行了。

 

顧飛于心不忍,百度了附近24小時營業的動物醫院,帶著貓盒子準備出門。

 

“車鑰匙你放哪兒了?”顧飛走到書房門口問韓家公子。

 

“洗衣機邊上。”韓家公子說,顯然是洗衣服之前把車鑰匙拿了出來隨手一放。

 

顧飛去取了車鑰匙出門,也許是心情有些沉重,臨走時他都沒有注意到,韓家公子從房間里伸出半個腦袋,偷偷朝他望了一眼。

 

再等到顧飛進門,已經是三個多小時以后的事了。

 

韓家公子見顧飛回來了也沒來找自己,奇怪地走出房間去瞧,廳里沒人,顧飛蹲在陽臺上,正背對著他擺弄著什么。韓家公子挑了挑眉,慢悠悠地走過去看。

 

“今天太晚了,先送醫院看了看,”顧飛不用看就知道韓家公子靠過來了,頭也不回地說。他手上已經沒了之前那個破破爛爛的盒子,換了一個新的干凈紙箱,里頭還鋪了個軟綿綿的舊墊子,倒是那只小臟貓依舊臟兮兮的,腿上包著繃帶。

 

顧飛把貓安放到墊子上,一邊說,“有點傷,處理過了,就是傷好之前暫時不能洗澡。”感受到韓家公子似乎朝邊上挪了挪,顧飛又解釋道,“哦已經驅過蟲打過針了,放心吧沒病,就是現在臟一點,你不用管,我來收拾就行,一會兒給它擦擦。”

 

剛才顧飛開了他家的保時捷出去,按導航找到了動物醫院,給小臟貓掛了個急診,進行了一連串身體檢查。全程下來小家伙都乖得不像話,時不時地扭頭看一眼顧飛,小眼神依舊清高得一塌糊涂,可有時又帶著些說不出的依賴感。顧飛忽然覺得,像極了某個經常嘴皮子不討好實際上又很沒安全感的家伙。

 

他一回頭,就見韓家公子一雙桃花眼睜得圓溜溜的,好奇寶寶一樣地瞅著貓,顧飛愣是呆了一下,似乎很少見到韓家公子這個樣子。

 

韓家公子特別平靜地看了眼顧飛,問了一個的風馬牛不相及的問題,“這些東西哪兒來的?”

 

“啊?……呃,王伯店里給找的。”顧飛才反應過來韓家公子問的是紙箱和墊子。

 

“哦。公的母的?”韓家公子手撐著腿彎下腰,端詳著瘦成一小坨的貓。

 

“公的,才三個月大,醫生說現在體質很弱,能活下來已經很不容易了。”顧飛說。

 

韓家公子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問,“會死嗎?”

 

顧飛愣了愣,一時不知道怎么回答,過了一會兒才說,“好好照顧的話,應該……不會吧。”其實顧飛心里也沒底。

 

韓家公子瞧了眼剛才沒來得及收拾的牛奶和清水,“它怎么不吃東西啊?”

 

“醫生說可能是之前有人給它喝過牛奶拉肚子了,所以對這個排斥,”顧飛想起那幾個學生,小孩子不太懂,也不知道之前都喂了什么給它吃,“剛在醫院喂了點貓糧,已經能吃了。”

 

顧飛把小貓安頓好,又摸了摸它的小腦袋。小貓似乎很疲倦,又或許許久沒有一個可以安然入睡的地方了,精疲力盡地就睡著了,一雙眼睛瞇成兩條小縫,我見猶憐的。

 

顧飛把牛奶盆收走,就留了些清水下來,站起身來用胳膊肘捅了捅韓家公子,試探著問,“這么可憐,要不養了吧?”

 

韓家公子冷漠狀:“我又沒說不讓養。”

 

顧飛欣喜:“真的?!你不是有潔癖嗎?”

 

韓家公子露出了格外譏諷的笑,每次看到這個笑容,顧飛就知道下一句一定不是什么好話。

 

“我要是有潔癖,怎么會讓你留下來住了四年?”韓家公子歪著嘴角說。

 

“皮癢了?”顧飛大眼一瞇,閃過一絲不懷好意的光,把沒洗過的“魔爪”伸出來,張牙舞爪地就要往韓家公子臉上抹,嚇得韓家公子花容失色,節節敗退。

 

顧飛哈哈哈地笑了一通,放棄捉弄他,問道,“你養過貓嗎?”

 

“養過帕吉吉。”韓家公子異常認真地說。

 

顧飛“噗”了一聲,“那能一樣嗎!!!”這可是活物,又不是電子數據。

 

韓家公子輕不可聞地“哼”了一下,“沒養過。”

 

“你以前不是養過狗嗎?”顧飛問。

 

“很小的時候了,管家養的,我也沒管過。”韓家公子說。

 

顧飛嘆口氣,看來他倆都是鏟屎官新手了。顧飛端著盤子走向廚房,“我一會兒去寵物店買點兒東西,順便問問怎么養,你忙你的去吧。”

 

韓家公子冷著臉回屋了,過了不一會兒,果然聽到顧飛出門的聲音。他看了會兒電腦,又站起身來溜到陽臺上,蹲下來看著熟睡的小貓,用手指輕輕戳了戳小貓的腦袋。

 

唔,熱的……還有皮膚下那種真實的、跳動的生命力……和游戲里的寵物相比,手感果然還是不太一樣。

 

這天晚上,顧飛去寵物店買了些養貓的必備物品,又拎了一大包幼貓糧回來,放東西的時候,無意間看到廚房的柜子角落里多了兩包小魚干。顧飛回憶了一下,確定自己沒買過這東西……他望了望臥室的方向,暗暗一笑。

 

這天晚上,顧飛就剛才韓家公子所表達的“潔癖與同居”的關系論題,與韓家公子進行了兩小時的“深入交流”,最終顧飛一如既往地以壓倒性武力獲勝。

 

柔軟的雙人床上,顧飛一身清爽地抱著透出沐浴露清香的韓家公子蹭蹭挨挨,活像夾著一個抱枕。

 

韓家公子用胳膊推了推身后湊過來的大型熱源體,企圖隔開一點通風的距離,“行了好熱,你有完沒完。”

 

“嘀—”

 

顧飛二話不說,利索地打開了空調遙控器,又湊上去抱住,“這樣就不熱了。”

 

“你今天是不是偷吃貓糧了?!”韓家公子厲聲問。

 

“沒有啊?我吃貓糧干什么?”顧飛莫名。

 

“那你發什么情?”韓家公子說。

 

“誰讓你出言不遜。”顧飛說著,又往他身上蹭了蹭。

 

韓家公子實在累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動了 ,懶得和這個武夫糾纏,就這么任他抱著。

 

顧飛滿足蹭在他后頸處,親密地耳語,“唉,你今天怎么不問問我為什么把貓帶回來?”

 

“啊……?”韓家公子敷衍地回應,嘴里含糊道,“為什么?”

 

“因為我看到那小貓,不知道為什么……就想到你。”顧飛輕輕地說著,沒看見韓家公子腦門上暴起了一個小青筋。

 

丑不拉幾的小臟貓,像本公子?!開什么玩笑……韓家公子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這之后過了許久,他倆都沒想到,原本臟兮兮的小貓傷好出浴后,出落成了一只漂亮的白毛美喵,被顧飛喂養得油光水滑,性子倒是不怎么兇悍,但也不溫柔,依舊清高得很。

 

后來的某一天,顧飛照例下班回家,一開家門就看到一只小哈士奇蹲在廚房門口吐著舌頭,傻乎乎地朝他哈哈……顧飛趕緊關上門,退出去看看周圍,又瞅瞅門牌號。

 

沒走錯啊!

 

顧飛再開門進去,防賊似地和小哈對視了起來。

 

韓家公子端著咖啡杯走出來倒酒,看到顧飛,“回來了啊。”

 

“這狗……?”顧飛用眼神表達了自己的困惑。

 

“我買噠。”韓家公子完全沒當回事兒似地,走過去用穿著拖鞋的腳懟了懟小哈的屁股,“快去,叫爸爸。”

 

小哈士奇得令,“汪”了一聲,咧著嘴猛得沖向顧飛。搞得顧飛手忙腳亂,連忙放下手里買的菜,接住沖過來的小家伙,一托屁股抱了起來。

 

“你買的?你沒事怎么想著買狗了?”顧飛不解。

 

韓家公子輕描淡寫地說,“因為我看到這傻狗,不知道為什么,就想到你。”

 

顧飛轉頭一臉懵,“啊?!”

 

小哈士奇飛快地伸出舌頭在他臉上舔了一下。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