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韓架空武俠】 陵霄 第四十二回

作者: admin 分類: 顧韓其他 發布時間: 2019-06-16 19:13

【顧韓架空武俠】 陵霄 第四十二回

 

顧飛和林望急急回轉,只見休息之處除了韓家公子,幾人正拉開了架勢,在對付一些不知從何處飛來的暗器,而劍鬼也現了行蹤,正護著韓家公子阻擋著暗器。

 

那些暗器如疾雨一般襲來,打得眾人措手不及,勉強阻擋著,一看施展之人就不是易于之輩。而且來勢洶洶,似乎……是沖著韓家公子來的。

 

顧飛手掌一翻,提氣推掌,頓時氣動山河,內力將暗器紛紛震落。也不知是否因為事關韓家公子的安危,顧大俠下手狠了些,連他們自己人這邊都感受到雄厚掌力帶來的壓迫感。他們這才明白,身邊這位不輕易顯山露水的顧大俠有多可怕。

 

各種材質的暗器清零哐啷掉了一地,其中有好幾樣十分具有代表性,在場的一看居然全認識。

 

“唐門的暗器。”白策汐看著一地狼藉道。林望急匆匆跑到他身邊,上下打量,“你沒事吧?”

 

白策汐背過身去,嘴上還是輕輕回了句,“無礙。”林望立刻笑開了花。

 

韓家公子甩開折扇,從劍鬼身后走出來,朗聲道,“出來吧!小鬼。”

 

不遠處的樹林中慢慢浮現出一個穿著深藍色勁裝的少年,后腰別著一把機關弩,盛氣凌人地走出來,正是唐御天。

 

“你這個不男不女的,上次小爺不小心著了你的道,這次就給你點顏色看看。”唐御天拽得二五八萬地,顯然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顧飛一見是唐御天,頓時放松下來。這小子雖然囂張搗亂,下手也向來狠辣,但應該沒什么惡意。顧飛看了眼地上的暗器,更加確定了,那些暗器上并沒有淬毒,唐門出手不使毒,真是非常友好啊!只是唐御天這張嘴,似乎更加沒輕沒重一些……顧飛偷偷瞄了眼韓家公子的表情。

 

韓家公子笑得溫柔可人,“是你啊,唐小兄弟,上次是誤會一場,在下給你陪個不是。”說著,韓家公子合起紙扇作揖。

 

顧飛背脊發涼。

 

唐御天一見自己占了上風,頓時意氣奮發,大步走過來掃了一圈眾人,說明來意,“你們也太慢了,漂流讓我來接你們的。”

 

“唐少俠的接人方式,還真特別。”白策汐冷冰冰地一甩配劍,插劍回鞘。

 

“好說!”唐御天也不知是年少輕狂,還是壓根沒聽出白策汐話中帶刺,隨口一應,看似心情不錯。

 

顧飛覺得奇怪,上次見到唐御天時,他對漂流的態度還十分厭棄,現在似乎……好了許多?

 

“別廢話了!我帶你們去月光村,跟我來。”唐御天道。

 

就這樣,原本一個時辰就能到了的路程,直到天黑,一行人才在韓家公子的帶領下順利抵達。韓家公子甚至懷疑,派唐御天這個認路廢柴過來接他們,根本是漂流記仇故意在整他們……

 

月光村不愧是交通驛站般的存在,名為村落,已經有了鎮子的規模,甚至還經營了一家像模像樣的客棧,盡管簡陋了些,總比擠在農家院里要強。

 

漂流就在客棧等他們。

 

人已帶到,唐御天拍拍屁股回房去了,絲毫沒有自己這趟任務完成得相當糟糕的覺悟。

 

漂流一面迎著韓家公子一行人,一面不聲不響點了些吃食讓小二送到房間去。一回頭,就被韓家公子近在咫尺的臉嚇了一跳。

 

“你作什么?!”以漂流的武功,竟未發覺身后有人,實在是因為有些心不在焉。

 

韓家公子頂著他那張還算俊俏的人皮面具,陰陰一笑,“睡過了?”

 

“什…”漂流愣了下才反應過來韓家公子的言下之意,頓時氣急敗壞,“你才睡過了呢!他還是個孩子!”

 

“孩子個屁,這年紀都能當爹了!”韓家公子刷拉一下打開紙扇,得意道,“再說了……我的確是睡過了。”

 

漂流震驚地看看他,又看看不遠處正在跟掌柜要房間的顧飛,對韓家公子的臉皮五體投地,“你這人皮面具是鐵板做的嗎?!”

 

韓家公子無視他的挖苦,“沒睡過?那怎么搞定的?”

 

“與你無關吧,我自有我的辦法。”漂流似乎沒打算與韓家公子細說。

 

顧飛等人漸漸圍了過來,韓家公子也沒有將這個話題繼續下去,轉而問道,“咱們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與其拐彎抹角相互算計,不如直說吧,”韓家公子放開了聲音說道,“你這次又有什么目的?”

 

“什么什么目的?”漂流問得好像真的聽不懂似的。

 

“行了別裝了,你會白白幫我們提供線索?”韓家公子對漂流為人的認知也十分有自信。

 

漂流想了想,道,“如果一定要說目的的話,大概……算是報恩吧。”

 

“報恩?”韓家公子問。

 

“沒錯,這里丟失孩子的三戶人家里,有一戶于我有恩。幾年前我曾在塞北沙漠里迷失了方向,幾日里滴水未進,我還以為當時就是我的死期了,幸好遇到一支走運貨物的商隊,其中一位兄弟給了我幾口水喝,今天我才能站在此處。那位兄弟如今便生活在這村子里。”漂流道。

 

“看不出來,你還會報恩。”顧飛不咸不淡地說了一句。在他印象里,漂流仍然是個會為了一己之私不惜傷害無辜百姓性命之人,現在卻說報恩,實在不知此人究竟是好是壞。

 

漂流聽到顧飛的話卻只是笑笑,“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我漂流雖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有我自己的原則。”

 

“哦,你的原則讓你幾時睡那小子?”韓家公子笑。

 

“粗俗!”漂流不與韓家公子糾纏,而是將掌柜客棧的掌柜喚了過來,“這位是王掌柜,有什么想問的,你們直接向他打聽吧。”

 

顧飛等人詢問了一會兒,得知這月光村是在半個月前開始出現丟孩子的事件,由于月光村人來人往十分頻繁,各家都會注意將孩子看牢。第一次出現孩童走失,據說是一對夫婦帶著六歲大的兒子上山砍柴采藥,夫婦二人干活,孩子就在邊上玩耍,結果一回頭就不見了。

 

第二戶人家的孩子,年紀稍大一些,約莫十一二歲,幫家里去河邊打水后,一去不復返。

 

第三戶人家,孩子才四歲,竟是在自己家中的院子里不見的。

 

“有官府的衙役來問過這事沒有?”顧飛問掌柜。

 

“來過了,可是這里離衙門頗遠,快馬加急都要三天,官府的人來的時候已經耽擱了許久,后來據說也沒查出什么線索。”掌柜顯得痛心疾首。

 

顧飛也知道,這情況,多半是要不了了之了,所以掌柜的表情才會那么絕望。

 

“不瞞您說,我是這里的村長,村子里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就這么不明不白沒了三個,我這把老骨頭實在是……”村長不禁抹了抹眼淚,“是我對不起大家……”

 

“老人家您別這么說,”顧飛趕緊安慰道,“我們會盡力查明此事的。”

 

王掌柜激動地差點要跪下,被韓家公子的紙扇一把托住膝蓋,抬了起來,問道,“半個月前,都有些什么人來過這里,你還記得嗎?”

 

“這、”王掌柜為難道,“在我們這客棧留宿過的,都寫過姓名,可除此之外一律不知,多半也派不上用場。咱們月光村來往的人特別多,什么樣的人都有,我……我是真記不得了。”

 

“您別著急,這樣吧,我們出去轉轉,看能不能問到些線索,你也好好再想想,想起什么就跟我們說。”顧飛道。

 

“誒誒!”王掌柜連連點頭。

 

韓家公子伸了個懶腰,對顧飛道,“你去查吧,我有些累了,先回房睡一下。”

 

-TBC-

發表評論

標簽云
广西快3和值推荐码